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弒母情结》:「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 >

《弒母情结》:「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

发布时间:2020-06-10  浏览量:906  点赞:780

    「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

    受虐式控制在日本的母女关係中很常见,但在欧美母女关係中的样貌则稍有不同。

    精神分析学家卡洛琳.埃里柴夫与娜塔莉.海因里希的畅销书《母女》主要以西欧的电影与小说为题材,处理母女关係紧密黏附的问题,是相当值得深思的考察。

    只不过,若要把这份考察套用在日本的母女上,则必须小心。为什幺呢?因为,在埃里柴夫书中登场的各类母女关係,多多少少难以引起日本女性的共鸣。

    这是由于,不同文化中母女的相处模式差异很大。尤其在异性恋霸权控制下的社会,有很多母亲对「身为女人」恋恋不捨。埃里柴夫所说「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就是这种。「妈妈妻子」(重视丈夫胜过孩子),沉溺恋爱不管孩子的「有情人的妈妈」,或者母亲是女演员或歌手的「妈妈明星」等等,都属于该类型。

    当然,上述问题也很重要。不过我的疑问是:就这类关係而言,仅存在于母女之间的特殊要素究竟有多少?因为,「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就是母亲像夹心饼乾般,夹在所谓「母亲的社会角色」与「自我的欲望追求」之间,产生内心纠葛,才衍生出来的问题,不管小孩是男是女,其中出现的问题应该都没有差别。

    也就是说,任何一对母子/母女都有可能发生这些情况。进一步说,它会变得跟忽视等虐待问题差不了多少。若是如此,在我们考量母女关係的特殊性时,它们起不了什幺用处。

    若把範围限定在母女关係上,就应该把焦点放在一名母亲尝试当个母亲时,必然产生的问题上,这是本书採取的态度。因为日本的母女关係之所以困难,起因绝大多数都在「母亲角色」与「女儿角色」的纠葛。而且在这情况下,大多是母亲过度认同自己的角色,导致女儿无法全然担起自己的角色,所以形成问题。

    这幺一来事情就简单了,只要母亲能改变、女儿能立志独立自主不就好了。是的,可以说,某个关係出问题时,归结起来该做的就只有两点:「对话」与「调整距离」,母亲跟女儿应该都理解这点。反过来也可以说,若连这种程度的理解都作不到,就难以建立母女关係。

    续弦情结

    不过,关于埃里柴夫所说的「当女人胜过当妈妈」,也有些概念我想要先提出来检讨。

    那就是「续弦情结」。

    埃里柴夫把注意放在经希区考克拍成电影而知名的,达芙妮.杜莫里哀的小说《蝴蝶梦》(Rebecca)。英俊多金的男子马克希姆在第一任妻子丽贝卡于海上失蹤后,娶进第二任妻子。但,续弦一直对前妻丽贝卡抱有自卑感,渐渐被逼至疯狂。

    母亲在这部小说里从未出现,但在思考母女关係上它为什幺重要呢?根据埃里柴夫的论点,第一任妻子丽贝卡象徵着母亲。这幺一来,续弦当然就象徵女儿了。

    据埃里柴夫说,荣格的「厄勒克特拉情结」(恋父情结),并不足以作为伊底帕斯情结(恋母情结)的相对概念,对女儿来说,「续弦情结」才是相对应于伊底帕斯情结的观念。

    确实,伊底帕斯情结中,儿子的欲望是弒父娶母。相对于此,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接受,「想流放母亲、成为父亲妻子的情结」,与伊底帕斯情结是成对的。但是否就能说,如埃里柴夫所述,对前妻的追忆令续弦身陷纠葛的故事很多,便可证明该情结具备普遍性呢?

    埃里柴夫解释:这个问题,是一场围绕着「丈夫的妻子」这「唯一地位」的战争。然而说到底,这样的女儿有多少?

    世上有多少被母与女竞争般热爱着的幸福父亲呢?就算有,也少得宛如濒临灭绝的动物吧?

    跟埃里柴夫指出的相反,要找出厄勒克特拉情结的案例没那幺难。以田中真纪子 [1] 为首,「恋父」女性的知名实例要多少有多少。可是,她们是在跟母亲竞争「妻子的宝座」吗?并不是。恋父的女儿们经常趁母亲没看见,或无视母亲的不满,大剌剌盘据在「妻子的宝座」上。

    即使不然,女儿苦于不如母亲的自卑感,同时爱着父亲————这样的故事或许美丽动人,但极难成立。却又是为何?

    当三角关係中孕生斗争或竞争等不安定因素时,原本就会在短期间内收束成两人关係。应该只有在当中某个成员不将爱宣之于口、保持沉默的状况下,三角关係才会长时间稳定持续。没错,就像是《无法松的一生》[2] 或向田邦子 《阿吽》[3] 的世界那样。

    不,我们也可以说,美国也有《麦迪逊之桥》等故事不是吗?

    可是,那不能称作三角关係。因为《麦迪逊之桥》的丈夫到最后都不知道妻子出轨,妻子心属萍水相逢的男子金若柏。这当中只有伪装在婚姻制度下,虚伪的两人关係而已。

    即使从「续弦情结」来看,也正是由于前妻是鬼魂,故事才得以成立。

    要是前妻在她眼前现身,斗争马上就会展开,分出胜负才能罢休,不会有其他可能。也可以说,因为前妻并非真实存在,这个情结才会成立。

    因此,女儿若是对母亲抱持自卑感,并不是认为自己欠缺担当父亲配偶的资格,大多是源于直接被母亲的才华等等彻底比下去。我再说一次,对付自卑感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会只出现在母女关係上。非常有可能发生在父子身上,母子当中也可能有。

    我们似乎有必要先打预防针,避免陷入常见的谬误,把母女关係置换成敌对关係。

    柏拉图式乱伦

    一般认为埃里柴夫所指出最重要的,是处理母子紧密黏附的部分。这种说法可能有一些些刺眼——尤其是谈论「柏拉图式乱伦」的部分。

    「乱伦」(近亲相姦)这类的说法,已经近乎精神分析学家的暴露狂了,所以,请把它想成「过份亲密」,抑或日本常常提到的「同卵母女」吧。岔题说一句,我觉得能巧妙以「同卵」来表达「感情好」,都不担心会不会有谬误,应该可以说是日语的胜利。

    埃里柴夫认为,母女的乱伦式亲密,是藉由疏离父亲而造就的。这个现象并非日本仅见,明显地,父权衰退是十九世纪以来全世界的趋势。

    其一,过去由父亲独占的「亲权」后来也同等赋予母亲,导致亲权甚至转于母亲。但就结果而言有个问题:越来越多父亲抛弃身为丈夫,以及父亲的角色任务。最后衍生出的「柏拉图式乱伦」里,亲子三人关係的位置只剩下两人分,母与子占掉这两个位置,没办法换人。

    埃里柴夫说:「由于母女是同性别,容易造就乱伦式关係。」女儿是映照母亲的镜子,也是自恋投射的对象。容易招致认同混淆,而非相互关係。这里强调身体层面的共通性。

    由于母与女有着共通的身体,所以会产生认同的混同。她们毫无顾忌向对方坦承自己的所思所感,或互借衣服穿。结果,彼此的区别与界线就容易变得模糊。

    「母子紧密」的说法,也可以使用在母亲与儿子的关係上,并不仅限于母女。但,此处所提出的几乎全都仅限于母女,原因在于身体层面认同所带来的亲密,只在母女之间才成立。母子关係自不待言,父子关係也不会发生这种类型的亲密,这是为什幺呢?

    在后面的章节我会谈到,在这世界上,只有女性堪称在精神分析的意味上「拥有身体」。其中也包含女性对自己的身体比男性要敏感的意思。进食障碍几乎是女性专属,跟女性特有的身体意识也有关係。

    女性藉由共享独特的身体感觉,可以互相同理、可以互相认同,但男性之间很难产生这样的同理心。再强调一次,女性可以仅因为「拥有女性的身体」就连结为一体,在母女之间,这个关係自然也会成立。

    《玩美女人》与三种乱伦

    根据埃里柴夫的说法,乱伦可分为三种类型。以下简单整理:

      至今所叙述的「近亲之间无性行为的乱伦」,其中也包含母女的柏拉图式关係。 一般类型,父与女、母与子等近亲间的性关係。埃里柴夫称之为「第一类型乱伦」。 近亲者同时或先后与同一对象有性行为。比如母女俩与同一名非近亲男性有关係,就属于这一型。埃里柴夫称之为「第二类型乱伦」。

    佩德罗.阿莫多瓦所执导的电影《玩美女人》当中,描写了这里所列举出的所有类型乱伦。这个故事恰巧能证明埃里柴夫的论述。以下,我将忽视故事梗概,仅叙述对母女关係重要的部份。含有剧透,请各位注意。

    这个乱伦在祖母-母亲-女儿的关係上错综複杂。首先是潘妮洛普.克鲁兹饰演的母亲蕾木妲。她的亲生父亲强暴了她(第一类型乱伦),所以她的女儿宝拉,是母亲蕾木妲与祖父的孩子,对蕾木妲来说,宝拉是女儿同时又是妹妹。

    蕾木妲的母亲伊列涅不原谅她父亲出轨,把他连出轨对象一起烧死,然后自己也假装死亡。父亲的出轨对象,就是邻居奥古斯汀娜的母亲。奥古斯汀娜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死,相信她至今仍行蹤不明。

    故事当中,两名「父亲」都被杀死。首先是蕾木妲的丈夫。他以两人无血缘为由,试图胁迫女儿宝拉发生性关係,被宝拉刺死。由于两人没有血缘,近似「第二类型乱伦」。另一人是已经被烧死的蕾木妲父亲,也就是伊列涅的丈夫。两人在电影中的存在感都非常薄弱。这个故事甚至令我觉得,它主张女人们唯有藉着杀死父亲,才能得到和平。

    这个讲述「藉由杀人回复牵繫」的奇异故事,充满奇妙的明亮开朗。原因应该是片中强调了背景,也是导演阿莫多瓦的故乡卡斯提亚——拉曼查当地风土民情所致(夸张的吻颊场景,强得离谱的东风等),因为在拉曼查,这种程度的疯狂还在容许範围内(比如唐吉诃德)。

    译注

    [1] 生于一九四四年,日本政治家,前首相田中角荣长女,日本史上第一位女外相。

    [2] 岩下俊作小说,描述人力车夫富岛松五郎,默默守护陆军上尉遗孀与她儿子的故事。

    [3] 向田邦子唯一长篇小说,描述二战前门仓、水田两名莫逆之交及其家庭间发生的故事。

    相关书摘 ►《弒母情结》序章:杀死妈妈为何困难?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弒母情结:互相控制与依存的母女战争》,联合文学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斎藤环
    译者:Miyako

    男性是藉由象徵性「弒父」来实现独立自主。
    那幺女性也会彻底实践「弒母」吗?
    日本知名精神科医师写下你所不知道的真相。

    从反抗到深刻理解的一本书,献给所有曾为母女纷争困扰的人。

    母亲对女儿的严厉控制、过度期待、侵犯隐私、干预将来,动辄以「为你好」为由,女儿纵然不喜欢这个状况,但又为何无法斩断母女关係的魔咒,本书以临床案例、事件报导、少女漫画来进行讨论,并透过分析茧居族、进食障碍患者等案例,对母亲和女儿的情感纠葛进行分析。

    弒母永远不可能像弒父那样简单,这是因为社会将养育子女的责任寄託在母亲身上,使得子女与母亲的关係比跟父亲更紧密,这让母亲对子女的控制更深,子女对母亲的依附就更难切断。母亲被迫花费越长时间在养儿育女上,受压抑的她便越容易把未能实现的愿望寄託在孩子身上。尤其,不想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便容易抢在前头过度干涉。

    在所有组合的亲子关係里,又以母亲跟女儿之间最为複杂,与父亲能够轻易进入对立关係,跟母亲却没有办法,这是因为母亲的存在,已深深渗进同为女性的女儿内里,彼此之间更难拉开心理距离。女性也往往被社会寄望成为母亲,所以若否定母亲,就会失去自己,因此,若想尝试「杀死母亲」,对女儿来说也会直接成为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

    那幺,若无法弒母,母女关係又将如何呢?其实不论我们每个人的亲子关係是好是坏,内心都蕴藏着「想跟父母和解」的愿望,所以本书想从深入探讨和分析中,让读者理解这个现象。

    《弒母情结》:「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