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联发科即将开启双蔡时代 >

联发科即将开启双蔡时代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289  点赞:663

    联发科即将开启双蔡时代
    REUTERS/Pichi Chuang

    在 2017 年 3 月底,联发科公布欲网罗 蔡力行 担任共同执行长 ,职务内容直接对董事长蔡明介负责,并于 6 月初提前正式就任,至此联发科开启「双蔡时代」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位曾在台积电、中华电信都留下显赫事绩的传奇人物,转战联发科的消息一传开后,对联发科集团和整个科技业都引起了不小的震撼。许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这次轮到联发科面临裁员了?

    先讲结论,我比较偏向相信联发科对外所宣称的那般,将借助蔡力行在半导体业、电信业的丰富历练,带领联发科进行转型改组,提供公司更精确和有效的发展方向。简言之,我不认为他是来裁员的。

    联发科即将开启双蔡时代
    REUTERS/Pichi Chuang

    世说新语中有记载这幺一段关于曹操斩粮官的事蹟:

    不少人都在臆测联发科聘请蔡力行的目的不过是请他作黑脸,由他负责引发民怨的裁员工作,所作所为不过是照搬那套曹操斩粮官的戏码。甚至有媒体绘声绘影表示可能将有 3000 人规模的裁员潮。

    无可否认,蔡力行过往美其名为「数字管理」,实为「cost down」的事蹟的确赫赫有名,再考虑到联发科近两年的经营困境,找位有口碑、被坊间称为「股东笑呵呵,员工苦哈哈」的铁血执行长来进行人事成本控管也看似合情合理,而巧合的是这段时间联发科的股价居然重新站上了 250 元。

    可是就如开头所先讲的结论,我不认为是如此。

    在主观部分,我不愿相信联发科的决策高层会做出这种路人皆知的行为,特地找一位「cost down 专家」来背负臭名,完成阶段性任务后随即切割。裁员也就罢了,还没有人愿意当黑脸担此责任,只敢外找替死鬼,乍看之下没有弄臭自己名声,实则对联发科的形象极度重伤。

    在客观部分,联发科当下面临成立 20 年来最大的困境是事实,但若在这个时间点进行大规模裁员,那就真的太不智了,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成本及获利的相对关係

    从以下表格可以看出,联发科自 2014 年站上智慧型手机 3G 晶片的霸主之位后,接下来在 4G 晶片市场和高通近身肉搏的两年,营业利益率从大于 20% 一路衰减至不到 10%。到 2017Q1 甚至已到面临损益两平的局面。

    联发科即将开启双蔡时代

    这几年营业利益率的严重衰退,最大关键是产品毛利率整整掉了一成五。2015 年的营业费用率虽一度比前一年暴增 5%,但在 2016 年随即压回了略高于 2014 年的水準。

    至于 2017Q1 的营业利益率会低至如此,由于营业费用率受到卖杰发科业外收益认列以及年度费用在第一季认列的传统作法所影响。当然了,即使扣掉卖杰发科的收益认列,营业利益率也不过 5% 左右。

    从以上三个指标数字可以看出,这几年的营业费用率或有增加没错,不过就算蔡力行有办法将营业费用率控制到 2014 年的水準,对营业利益率也实在没有改善多少。或者说,营业利益率的下降其实可和毛利率的衰减画上等号,该如何拯救即将跌破 30% 的毛利率才是提高营业利益率的根治且有效方法。

    二、4G 市场的反击

    联发科在进入 2016 年之后确实不好过,迟迟打不进高阶市场,中低阶市场遭遇高通不计成本的杀价竞争,中国移动的补贴标準上调到 cat.7 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这一切似乎要在 2017 下半年拨云见日了,据传闻联发科预计下半年推出搭载新世代 modem 架构的手机晶片,不但成本面大幅改善,规格也会达到中国移动的补贴标準。

    另一方面和 OPPO、VIVO、魅族…… 等手机厂紧密合作,聚焦于过往拿手的中低阶晶片开发,可能会推出更符合手机厂 AP 端开发需求及性价比的晶片,联发科隐然有将在 2017 下半年展开反击,2018 再度对决高通的态势出现。

    倘若这些传闻为真,联发科成功藉由 modem 成本和技术的优化重新巩固中低阶市场。那幺接下来不论是要正面迎击高通,还是企图重新挑战高阶市场,所需的开发人力比起现在应该只多不少。

    三、智慧型手机即将迈入 5G 时代

    我想应该没人想过智慧型手机的更迭速度会如此之快,4G 晶片市场不到一年就被杀成红海,不到三年就已经在喊準备进入 5G 时代。

    即将踏入 5G 时代的前一刻,智慧型手机的效能越来越强大,先进製程下的晶片设计複杂度也呈倍数成长,AP 端还是 modem 端皆是如此,所需的开发人力实在不是前几年进攻 3G、4G 时可以相比的。

    面对高通这通讯领域的巨人,以联发科现有手机相关部门的规模,别说趁着转型 5G 时赶上对手,说直白了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若还进行人力缩减,几乎等于是宣布在 5G 领域提前投降。

    亦或联发科在现阶段其实已开发出能击败高通或与其相抗衡的杀手级技术,所以不再需要如此多的开发人力,但我认为这可能性微乎其微就是。

    四、新兴应用领域的拓展

    限于智慧型手机市场的饱和,如今整体半导体业欠缺成长动能,先进製程又必须承担高额的研发成本,导致半导体业开始呈现大者愈大、胜者全拿的状况。

    不论是人工智慧、虚拟实境,还是我十分不看好的物联网和车联网,这些新兴应用领域市场到底何时会爆发其实难以评估,或者会不会爆发都是个大问号。即便真的爆发了,相较于智慧型手机市场,联发科又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通通都充满着不确定性。

    也许智慧型手机不太可能再有爆发性成长,可是这不代表此市场在衰退,如我之前所提过,现在的智慧型手机市场进入了淘汰赛。纵然联发科相对高通而言是处于弱势方,智慧型手机晶片相关的营收目前佔联发科总集团营收比例仍超过一半,短时间内没有任何现有产品线能够取代之,更别说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新兴应用领域。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在其他商机尚未爆发的新兴应用领域提前布局绝对是必要的,如何守住、甚至改善现有的智慧型手机获利,又能同时涉足其他新兴应用领域则是一大挑战。就联发科目前的开发人力尚且捉襟见肘,况裁员乎?

    蔡力行究竟能为联发科带来什幺改变,坦白说真的没那幺好预测,但基于以上几点分析,我认为联发科实在没有理由在这个时间点进行裁员,毕竟其每股纯净值高达 160 元,就算每年赔 10 元,也要赔个超过十年才会倒闭,若短时间内因为转型而导致低获利、甚至亏损,应该都是能承受的範围,只要改变的方向正确,能在未来重新赢回市场即可。

    除非联发科决策高层认为以上种种都不太可能成功,精简人事成本是唯一可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