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考「国语」用「台语」写答案算对?这位老师说OK! >

考「国语」用「台语」写答案算对?这位老师说OK!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264  点赞:546

    考「国语」用「台语」写答案算对?这位老师说OK!

    期中考的国语试卷,出现一题一字多音的题目:「龟」,原解应该是「ㄐㄩㄣ」,「龟裂」。班上有个可爱孩子,他填了:「ㄍㄨ」。我一读就笑了,觉得也很有道理,给分。

    这件事我也贴到脸书,没想到引起大家的共鸣。我决定将当时的想法,以及因为质疑所思考的内容写出来。一方面让与我不同意见的朋友一起交流,也让某些不愿直接面对我的家长或同事们,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明白我的想法。于是我为自己列出问答。

    这个问题我想分三个部分来回答。

    首先,我虽然不是语言学家,但学习语文经验里就能发现,任何不同的语文,只要在同一个族群里流转,就一定会产生界线上的模糊,否则我们怎幺会有这幺多的外来语?有多少人说台语的时候就是会夹杂一些国语。我们不会去质疑电视上那些乡土剧说:「你们不是应该讲全台语的吗?怎幺可以参杂国语呢?!」既然如此,「国语」考题中的某题,以台语发音回答,在语言流动上非常合理,比例原则也算符合。

    再来,台湾语言发展历史中,非北京话体系的族群语言曾经受到严重压迫。即使后来政府对这段历史有一些反省,让学校里也有了每周一节的本土语,但台语的发展早就错过可以精緻深耕且普罗使用的机会,怎幺说?就我而言,在家里、或和某些长辈朋友一起、在我妈妈家,或回南部时,我那口流利的台语才会上身,其他地方,尤其是课堂,我根本已经丧失用全台语上课的能力。我用「丧失」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原本可以,而是我觉得原本是「有机会」可以。

    一个民族的语言绝对不可能活在字典,或博物馆的收藏中,语言必须在人们的生活不断使用才有可能存活,语言的发展透过人们的使用而有机转化成各种可能的形式。

    尤其是近几十年来我们的生活有非常非常大的转变,科学、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甚至教育,每个细微的或巨大的变化,都不断改变人们语言的使用,而原本那些弱势的语言有机会让她的子民们,在这种时代的变迁中变得丰富强大,我的台语也是。可是,现在看起来是有点难了。语言的使用和流通,常常必须建立在一种宽容和多元的基础上,才能让这个语言与其他的语言并存,且越加融洽与丰富。孩子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我们也必须鼓励这样的发展,并珍惜这种细微的可能,不是吗?

    最后,我们确实是考「国语」,可是,我们有「国」吗?连个国都没有,还执着什幺「国语」?(说起这个就一肚子火啊!)

    老师当然不可能精通所有的语言。但是,这不就是教学相长最美妙的地方吗?孩子有可能被我们误改,但只要他能提出说明,我有机会将分数补救回来,同时也多学了一个字的读法,还可以让全班都学会,这样不是很好?

    就我的立场,这个发音没有争议,请有争议的人自行开会解决。老师改考卷,本来就应该有一定的空间来决定是否给分,否则,小孩有些字的笔画,该闭合没有闭、该直的有点歪、该长的有点短,都要开会商量吗?不管给分或不给分,老师都应该发展出自己的论述来服人(我现在就正在做这件事),困扰不该由别人来决定,也不能因为你有困扰,而强制要求别人必须服从齐一的标準,这没有道理!

    说真的,我觉得这样还满好的……(会怎样吗?)

    我会告诉他,要构成语言必须有哪些要件?「能沟通」是首要,所以,只要能证明他这样唸有人懂,那我一定会给分。另外,我觉得这个孩子不是天才,就是辩才,我会很珍惜这样的孩子。

    现行教育方针让我们注重成绩,不仅在意分数,也强调孩子需答出「标準答案」。但真实的人生状况更複杂,没有标準答案可言。要改变的,应该是我们这些大人的思维。藉由这本书,我们大人可以一起检视主流的价值观,找到帮助孩子的方法,教他们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就算是小孩子,也有可能撼动语言的发展,改变下个世代的语言方式。至于「龟」这个字要怎幺唸呢?各位大人们,你们是否也找到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