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老绥远韩氏:中共语录牌轶事专挖人家祖坟 >

老绥远韩氏:中共语录牌轶事专挖人家祖坟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916  点赞:576

    老绥远韩氏:中共语录牌轶事专挖人家祖坟

    不知是谁定的规矩,文革初始,去工地上班都要排队,而且打头的还要举一块毛主席语录牌,颇像今天的奥运会入场式。所谓的语录牌,其实就是一块钉了一个长柄的三合板,上面写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之类的话。到了工地,就找个土堆插在上面。语录牌不能倒拿,也不能扔在地上。

    语录牌上的语录要天天更新。周麻子是文革积极份子、中共预备党员,平素此事都由他来操持。

    这天,他吃早饭晚来一步,班长白师傅对我说:「小韩,今儿个你在黑板上给咱们露一手吧,你好歹也算个识文断字的,丢了的也比他麻子拾到的多。」既然师傅器重,我就得当回事来做,我翻开了《毛主席诗词》,将《咏梅》里的一句诗,恭恭整整地抄在了黑板上——「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抄完了自己左右端详,觉得还算满意。

    不一会儿,周麻子回来了,我们也正準备出发。「麻子,快举你的语录牌!」白师傅叮嘱他道。

    「这……写的是啥?」周麻子看了看立在门口的语录牌,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问。

    「咋啦?」白师傅不耐烦地对他说:「是我让小韩写的,莫非有啥毛病吗?」

    「这哪是语录?什幺乱七八糟的!纯属下流话!」

    「嗯?」白师傅警觉地问我:「咋回事?小韩!」

    「这是毛主席诗词!」我赶紧把小红本拿了出来,翻到了其中的一页,直递到周麻子的眼前。周的脸倏地红了,煞像一块红布,「这……」他顿悟自己说走嘴了。

    白师傅也明白过来,佯作正经地对周麻子说:「麻子,毛主席的诗词乱七八糟,还很下流,是你说的吧?闹你个『现反』一点也不过分吧!大伙都听到了吧?咱们一会儿就给他凑凑材料,把他送到个吃饭不用花钱的地方!」

    「白师傅,大人不见小人怪,咱们那说那了,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还不行吗?」周麻子吓得脸色都变了,又用近乎于央求的声音对我说:「韩老弟,多多包涵,算我有眼不识金镶玉,眼眶里安得是玻璃球还不行吗?」

    看他这副样子,大伙都不禁乐了,白师傅也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周麻子这才心裏一块石头落了地。

    师兄小张逗他说:「这样吧,以后每天咱们班的开水都由周麻子来打,这就叫强迫劳动以观后效,帽子拿在群众手里。」

    「行!行!」周麻子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

    大伙笑了个够,这才赶忙整队出发,周麻子照旧举牌走在头里。

    走着走着,迎面又过来一队人,打头的也举着一张语录牌。上面写着「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他们是安装队下夜班的工人。

    他们其中一人看了看我们的语录牌,不由地笑出声来:「快看!他们的语录牌写的是啥呀!」

    周麻子得意地回敬他说:「你懂个屁,这是毛主席诗词!」

    那人也自知失口,再不敢言语,他们别的师傅也和我们微笑相视而过。

    那时,我们经常高空作业,语录牌就插在主厂房框架接头处的缝隙里。因为高空作业女人很少,尿尿我们从来都是就地解决;只有拉屎,我们才会从架子上爬下来,因为暴露的面积太大,暴露的时间也太长,不雅观。

    一次,在我们班监督劳动的右派份子老王运气不好,正尿时转了风向,尿液飘飘蕩蕩地向着语录牌洒过去了。老王赶忙调转方向,然而已出去的部分就不由他了,眼睁睁地落在了语录牌上。

    周麻子赶忙去向班长报告,说老王故意用尿液泚毛主席语录。老王吓的快哭了,赶忙辩解说,只有几滴落在了语录上。班长说,几滴也不行呀,尿毕竟是排泄物。此事班长也不敢袒护,只好让周麻子去向工地主任焦老大汇报。焦老大问明情况后说:「其实老王也不是故意的,写份深刻的检查算了。再说周麻子你插语录牌时也他妈的不看风向,如果治罪,俩人一併处理。」周麻子闻此脸色灰白,连连点头称是。

    从那以后,周麻子插语录牌时就格外注意了,不敢插在下风头的地方。因为此事别说是右派,即便搁在三代贫农的身上,也是天大的罪过。

    此后,我们班的人,不管是谁,尿尿必先观察风向。

    听五舅讲,文革初起,得胜堡的社员们也得像部队那样,排着队下地。下地犹如出征,还分成几支队伍,女青年组成铁姑娘队;男青年组成突击队,分别打着红旗、举着语录牌,还敲着锣鼓。

    那时,挂在村中间大榆树上的那截破铁轨,每天要敲响好几次。早晨要社员们先下地干一阵子活儿,回家吃完饭再次出发,人们不胜其烦。

    锄地前,排好一溜儿,每人分给四行,一起往前锄。高音喇叭也架起来,旷野中响起李玉和、郭建光高亢激越的革命样板戏唱腔。

    一天,得胜堡的田间地头,也都竖立起了毛主席语录牌。大队支书指着语录牌骄傲地对社员们说:「咱们堡子经常有外面的同志前来参观学习,所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才竖起了这些牌子。」

    得胜堡并不出木材,那些语录牌,每块有一人多高,两条木方腿栽进土里。牌子上用红油漆写着一些歪歪扭扭的字:「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五舅想:支书也真行,不知从哪弄来的这些木料?五舅独自站在牌前,隐隐嗅出一股难闻的臭味,但他敢没吭声。

    一天,五舅路过堡子西墙外的一处工棚,只见几位木匠正在棚子里锯木料。猛然间,记忆中那股难闻的气味又扑鼻而来,强烈地冲击着他的嗅觉。他正欲掩鼻而去,但好奇心却驱使他走进了工棚。

    「这木头咋这幺臭?」五舅问那些木匠。一年轻木匠用调笑的神色看着他:「你多闻闻就不臭了。」还有一个木匠非要让他猜猜这是啥木头?五舅直摇头。这时那个木匠凑到他面前神秘兮兮地说:「告诉你吧,这是从坟堆里挖出的棺木呢!」

    「真的?」五舅惊呆了。那家伙用手指着外面竖立的语录牌说:「那些牌牌都是我们这里做的呢!」

    「你们随意挖人家的祖坟太缺德了吧?」五舅说。

    「如果挖人家祖坟是给自己家里做东西,那别人会戳你的脊樑骨,骂你损阴丧德。可这是做语录牌,谁敢说三道四?再说我们挖的一般都是无主坟,惹不上麻烦的!」

    「不管有主没主,我都认为不应该乱挖,再说用这做语录牌也太不合适了!」

    「有啥合适不合适的?大队领导的指示,谁敢不听?而且我们得胜是学毛着先进大队,哪个还管这些?」

    后来的一天,五舅到附近的山上搂柴,正搂得起劲,突然发现一座被挖开的墓坑,坑旁散落着一根根白骨,令人毛骨悚然。五舅气愤地骂:「这是哪个缺德货,把人家祖坟挖成这样?」。此时他猛然想起那些语录牌,于是心情沈重地向家里走去。

    2010-03-20

     来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