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老父6年谢绝外访抚伤痛思歌妮 >

老父6年谢绝外访抚伤痛思歌妮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130  点赞:673

    老父6年谢绝外访抚伤痛思歌妮1990年,一个平静、平凡的年份;可是对槟城的周成钦一家来说,却是一个暗潮汹涌的开始。那一年,刚处于人生起步阶段的周家25岁女儿周歌妮,搭上一趟飞往美国的飞机后,即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与美籍笔友戴健见面、恋爱、闪电结婚、定居国外,迅雷不及掩耳,叫全家措手不及。远在槟城的两老以为女儿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但一个卡带却把女儿被杀的内情给牵扯出来。在1999年寄给周歌妮的卡带把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官员带到了槟城,父亲周成钦才知女儿婚姻破裂,神秘失蹤的事情,原本羡煞旁人的异国恋情瞬间破裂。周成钦惊愕、伤心的同时,奔走四方打探女儿的下落。2002年,调查有了结果,周歌妮前夫承认和2名同党杀害周歌妮,而被判极刑;美国记者麦克贺勒将命案的全程追蹤报导整理出版成书《9月的牺牲品》(September Sacrifice),轰动欧洲各国。而周成钦一家,失去女儿的伤痛像一个腐蚀的烙痕,永难磨灭。周歌妮槟城的老家,依旧静谧。周成钦夫妇失去女儿后,日子也依旧如常。然而,6年时间里,他们胸口的伤痛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抚平,儘管表面封装完美,但只要轻轻一触,就会撕心裂肺。6年来,周成钦谢绝所有媒体的採访,只透过槟州民政党服务局主任雷瑞祥对社会的关心表达谢意。6年后的今天,《》成功联络上周成钦。现年73岁的他,刚刚动了一个手术,声音显得有点虚弱,说起话来也是淡漠的。然而,重提女儿案件,他脸上掩饰不了的惆怅和伤感立即流泄,深埋在心底的记忆库也被开启。未经同意闪电结婚1989年,周成钦在银行工作的独生女儿周歌妮告诉他,她要和朋友飞到美国去旅游和会笔友。两老没想那幺多,就欣然答应了。岂料,歌妮到达美国后,认识了来自新墨西哥的美籍男子戴健,两人很快的由朋友发展成情侣。1990年,周歌妮瞒着家人,一声不响地飞到美国会见笔友情郎,几天后即闪电结婚,从此定居美国。年仅25岁的独生女未经周成钦两老的同意,即闪电下嫁未见过面的女婿,着实让槟城两老相当操心。然而两年后,周成钦夫妇收到美国女婿寄来一封充满诚意和歉意的来信,得知女婿是在美国太空署任职化学家,并承诺会好好照顾女儿。从信中,两老相信女儿生活幸福,且已找到好归属,也就放下心头大石。因此怀着满心的祝福回函女婿,表明已原谅了他们。婚后,周歌妮在每年的10月都会回槟城老家和父母团圆,但奇怪的是,每次都只看到她单身回家,从来不见美国丈夫。周家两老问起歌妮美国的婚事和家事时,她都绝口不提,虽然满腹疑问,但最终因问不出一个所以然,也就由得她。1999年9月初,又到周歌妮即将回乡的日子。周成钦突然接到女儿要家人寄送观音佛法卡带的请求,周成钦于是依照歌妮嘱託邮寄过去,却发现卡带无人领取。接着,9月的某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突然来到周家,周成钦这才得知惊人消息,原来女儿当时已无故失蹤。从美国调查人员的口中,周家也才晓得,女儿的婚姻一直都亮着红灯,她不仅常被丈夫殴打,两人更因丈夫另结新欢而在1999年4月签署分居,并订于9个月后办理离婚手续,这一切,家人都被蒙在鼓里。周成钦说:“女儿当年会毅然和前夫离婚,主要也是因为前夫在外有理不清的婚外情,前夫则因为极度不甘心,才会萌生杀意。”周歌妮失蹤的两年里,周家不断地四处打听女儿的下落,期中无助的周成钦更曾来到《》求助,希望有奇蹟的出现。然而,奇蹟并没有出现。前夫联手情妇杀妻2001年8月,周家接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通知,要他做最坏的打算,因歌妮可能已遇害,而兇手极大可能就是她的前夫戴健。随后更揭发,周歌妮的前夫戴健在她失蹤前一个月即已策划要杀她灭口,他于1999年与两名同党在美国新墨西哥 Albuquerque市区某民宅内,强行掳走及谋杀歌妮,其中的共谋者为前夫46岁的女友玲达荷霖。据知,歌妮当时也察觉生命受到威胁,曾要求友人如发现她失蹤,马上向警方投报,而她在失蹤前一天更曾向美国联邦局备案,该局才能顺利侦破此案。从中,周成钦也才知道,歌妮前夫不但并非在美国太空署工作,更涉嫌多宗案件,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美丽的陷井。“很遗憾,女儿尸骨至今依然找不到。”周成钦无奈的说。6年来,他和太太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歌妮,“思念她,想和她说说话时,我和她母亲都会到她灵位去。”虚弱的声音道出周成钦翻滚的相思。或许这一刻,周成钦的心思早已飘到远方,与女儿相聚。兇手拒绝透露藏尸地点,周歌妮冤案大白,戴健(当年35岁)在美国法庭上认罪,承认两年前杀害妻子周歌妮(39岁),被判终身监禁(60年),不得假释,此外,他也面对另外两项绑票和勾结案的控状,需要多服刑364天。而她一位46岁女友玲达荷霖也被控帮兇杀死歌妮,判监73年(包括绑架和谋杀罪名)。戴健虽然认罪,但他始终不愿透露歌妮的藏尸地点。法庭当时曾谕令他于10日内必须说出藏尸地点,他当时也答应合作,并两次接受警方录取口供。然而,当美国警方第一次向戴健录取口供时,他却使用不纯正的英语及提供错乱的资料,令警方无法顺利取得口供;而第二次,他又忽然改口说:“我无法明确知道周歌妮的藏尸地点。”之后,戴健便保持沉默,令警方无法取得进一步消息。后来,美国区法官已下令将戴健收监还押,并指他违反庭令,不肯和警方合作。戴健的反覆无常,令此案疑点再起,而由于找不到藏尸地点,周成钦欲将爱女骨灰带返我国的希望更是落空。尸骨至今依然不明周成钦当年更曾边流泪边寄出一封请愿书,要求美国区法庭判前女婿死刑,以免他再有机会害人,他当时更义愤填膺地说:“我相信戴健是在律师建议下,知道自己无法摆脱罪名后才俯首认罪,以此换取法庭的轻判,他若被判死监,是罪有应得。”由于警方无法获取爱女尸首,他之后只好在妙香林为女儿设灵位,2003年也曾依佛教仪式为女儿做法事超超度,希望女儿得以安息。周歌妮遇害经历写成书周歌妮在美国被杀事件,后来吸引了一家外国电影公司计划把这悲剧拍成电影;而2004年,全程追蹤报导此案的美国记者麦克贺勒也将周歌妮遇害的经历写成书──《9月的牺牲品》(September Sacrifice),书一上市,立即成为欧洲各国的畅销书。对于女儿被杀事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周成钦很欣慰,“我和这位美国记者多年后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常常都会致电来问候,是个充满热忱的年轻人。”周成钦说,这本书的推出,的确带给他很大的感触,很多和女儿有关的情况,他也是透过这本书才知道的,虽是极大的痛,但同时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女儿不能表达的,包括她多年来受尽的折磨,都透过这本书一一说了出来,我相信女儿在天之灵,也会安息。”2006年1月,周成钦亲自把《9月的牺牲品》赠送给槟州民政党服务局主任雷瑞祥,以感谢1999年女儿出事后雷瑞祥的全力协助。谈到这事,雷瑞祥表示:“最后一次和和周成钦见面是在去年初,事隔6年,时间多少已治疗了他失去爱女的伤痛,在他拿着《9月的牺牲品》来见我时,更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至于那部电影最终有没有拍成,就不得而知了,周成钦觉得,一切随缘吧。/副刊•报导:林春莲•2007.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