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G迈生活 >一个水袋的传说 >

一个水袋的传说

发布时间:2020-06-14  浏览量:762  点赞:414

    一个水袋的传说

    如果说潮流兴环保,一定俾人打,因为「as a 万物之灵,人类有责任去珍惜及爱护环境,这不是潮流是责任。」身边总有个环保友响左近。只是不明白,既然讲到「责任」如此严重,何解政府都不做点甚幺去遏止大家继续生产使用同扔胶樽,反而搞回收,收胶樽然后...... 嗯...... 然后其实我不太清楚回收之后会点做。毕竟,我只是一介市民。

    早年有款樽装水以环保做卖点,推出可扭细的胶樽,为回收箱省位。之后又出植物樽(植物成份只佔两三成),但又没听说品牌会用回收的胶樽再造。当时想,旧胶樽应可重用吧?不过传闻只可重用十次八次,之后胶樽会释出毒物影响健康。虽然我不怕死,还常常吃垃圾食物,但都不太想饮胶止渴。

    曾经我很喜欢喝茶,常常买枝装乌龙茶,无糖的,一日可以饮几枝,得闲饮茶唔得闲都饮。不过茶卖得愈来愈贵,唉。单是饮茶食烟一日要花上百元,加上搭车食饭睇戏,自问不是大嘥鬼但肯定是大洗鬼。洗脚唔抹脚果只。

    个个都洗钱,唔通个个都想洗钱咩。坊间有连茶隔的透明水樽,大大个貌似可靠,好似几不错!饮晒?面皮厚过通胜的我,食饭时顺道向侍应要点热水沖茶不难,年中悭不少钱。但原来有分为玻璃製及胶製的,前者我已打烂三个,得不偿失;后者总不放心,如果水太热会溶胶怎办?最后只好留在家中做水瓶。

    肉赤过后,出粮,又一条好汉。母亲大人介绍我买个容量约300ml 的日本製保温瓶,她说这就随时可以饮热茶。不过当时对茶的热情开始冷却,转投咖啡的怀抱,飞砂走奶的斋啡与 expresso 最得我心。由于饮咖啡前后我喜欢喝水,最理想是室温或冻水,所以保温瓶似乎不太合用,而且体积与重量亦不潇洒。最后把簇新的保温瓶送给妈妈,据知她转送予粤曲班同学。

    又继续寻樽之路。

    某日,为搜罗表弟妹的生日礼物去逛「行山舖」,总觉行山品牌的产品比较实用比较靓。在一堆雪褛天蚕衣之间遇到这个水袋,大喜!虽是胶製,但可重用,而且安全,不含BPA、BPS及phthalates。最紧要是外型OK,拿着出街不失礼。嘻嘻。最妙的是饮完可以摺埋,轻巧得难以置信,只是不耐热,但没所谓啦反正少饮热水,于是买了个一公升容量日日用。后来发现 amazon 有卖,而且款式更齐,不过由于加上运费后与香港的售价相无几(炭排放与素食一样都是个「撩交闹」的题目,信我),只好作罢。

    就这样,重拾带水的习惯,同时由于香港的烟仔太贵也戒烟了,外游时在地买包食吓就算。后知后觉如我,现在才知道有大学与政府场地不再售卖樽装水,以鼓励大家自己带水。但其实我由一开始都没有买过樽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