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生活馆 >耶稣仍是为了犹大捨命 >

耶稣仍是为了犹大捨命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408  点赞:739

    ◎蔡忠梅 牧师/循理会全球华人事工中心

    每次读经读到加略人犹大出卖主耶稣,使主被人虐待受尽酷刑的种种内容时,内心总有许多酸楚,其中之一是他怎幺可以这幺残忍的恩将仇报呢?

    另外,也令我每每思之再三的是:主是无所不知的主,在犹大日益变质中,主又为何如此善待犹大呢?最近再研相关经文时,我有些心得条陈于下。

    至少我有一些想法,尤其使我对主待门徒之大爱,心生敬畏之忱!例如:主知道魔鬼已将卖主耶稣的意思,放在犹大心中时,主仍真摰地表示:「…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翰福十三章1节)。

    耶稣仍是为了犹大捨命

    爱人爱到底的主

    主在逾越节前,就知犹大要出卖祂,主还是如此没有改变地爱祂自己拣选的门徒「加略人犹大」。此刻犹大还算是「仍是属祂的」。主对犹大的爱一成不变,自始至终。

    一般而言,一个人值得人信任,才会请他掌管财库金钱,主用「身教」让犹大明白:主信任他。但是,没想到:主是被祂信任之人出卖、背叛,实在情何以堪?

    有人说:「犹大是因管钱后,才开始慢慢变贪、被诱惑入罪的。」我对此语不以为然,我若知道人对我真诚的相待时,我会肝脑涂地、投桃报李的;我会为受人知遇之恩而感激不已!

    所以,「考虑为知我者卖命,忠于知我者」不是更应该吗?居然为曲曲「三十文」而出卖自己的主子,岂不是令人不寒而慄!

    主明知出卖者是犹大,主仍将其与所有门徒一视同仁的对待─谦卑蹲下为他洗脚。

    耶稣为罪人洗脚

    耶稣知道自己的未来及将要发生之事的种种,主沉着的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腰,随后把水倒在盆里,就洗门徒的脚,并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乾。

    这些作在所有门徒身上的动作,也包括加略人犹大。不仅如此,主还发声警告犹大:「…你们是乾净的,然而不都是乾净的」(约翰福音十三章10节)。耶稣原知道要卖祂的是谁,所以说:「你们不都是乾净的。」

    主耶稣要门徒效法祂如何为大家「谦卑」的洗脚动作,可惜,十二门徒之一的犹大没有学到。他只看到「利益」大过「谦卑」的学习、彼此真诚的相待。

    耶稣仍是为了犹大捨命

    学习主的谦卑

    主在乎犹大的种种,胜过挂心自己的处境。主极力想挽回他,胜过担忧自己将临到的痛苦。

    主「蘸饼给谁,就是谁会卖主」的动作,据考究背景资料,当时宴客的习俗中,谁是最被重视、尊荣的人,主人就会把饼给谁,以尊荣待他。

    主如此做有双重意义:其一是到最后主仍未放弃挽回犹大,而以「尊荣谁就蘸饼给谁」的传统方式待他;其二是提醒犹大,他心里的意念,主完全了然于心,虽尚未用行动进行,但是,只要仍有被主的话儆愓的意念时,还有不成为出卖主之人的机会。

    主用清楚的动作、口中明确的说词提醒,可惜,犹大无动于衷。从蘸饼的动作,可判断他就坐在主的身边。

    主所说的「你所作的,快作吧!」此句话还是一种尊重─既然犹大此刻卖主的心意已决,主仍然只有尊重他的抉择。

    主的极力挽回与尊重

    主在客西马尼园被捉之前,仍对犹大说:「犹大!你用亲嘴的暗号卖人子吗?」(路加福音廿二章48节)、「…朋友,你来要做的事,就做吧…。」(马太福音廿六章50节)。

    这两句还是很清楚的让大家看见:主未严加批判犹大卖主的行径,主也未拦阻犹大自己的选择,虽然主一直爱他,在这一刻仍称他为「朋友」。

    耶稣不断给犹大许多次回转的契机,而主从不勉强人和不拦阻人的决意,因此,当一个人心意已定时,除了尊重还能如何呢?

    可惜的是:犹大已不再被称为是主门徒─亲密与主同行三年半的门生,而改为主的朋友了。

    不过,主自己有一句话:「人为朋友捨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翰福音十五章13-14节)。主还是为这位朋友捨了自己的命。

    为朋友捨命的爱

    探讨犹大卖主的经过时,令人扼腕的是:他有许多次可从悬崖处勒马的机会,但他都视若无睹或故意轻忽而被轻易「从身边滑走」。

    主对犹大一再地提醒,但他始终不以为意;如他在平常的贪婪中留给魔鬼一些地步;如他没与门徒彼此洗脚,未受同伴的劝戒。

    当人软弱时(或不自知已逐渐软弱时),不能、不愿听主的声音,实在是非常可悲的一刻。

    总之,主耶稣用了「机会教育、比喻、教导、暗示、明说」等方式,进行劝说,但都劝不回犹大。

    虽然最后犹大发现出卖主是错误的,并想退回三十文钱时,即或他有悔意,但祭司长等让他知道大错已铸成了,所以他在不原谅自己的情况下,结束了他的一生─原应美好以终的一生。

    犹大的一生,岂不也是跟随主的我辈之人,一个警钟?一个殷鑒?

    2010.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