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生活馆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发布时间:2020-06-27  浏览量:164  点赞:934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10 年前用手机帮自己拍照还是一件很看脸的事情,即使个人素质优异,最终拍出来的效果依旧可能不甚分明。随着前镜头的诞生和逐步升级,一些美颜、美图、美肤类 App 也应运而生。

    而如今,智慧手机直接把美颜这件事做成系统内建,不搭配美颜模式的智慧手机,现在大概已经快绝迹了。

    如果你身边有乐于在社群网路分享自己照片的朋友,那幺从 5、6 年前看起,基本上能够感受到颜值随着智慧手机软硬体发展也一路提升。传统的 45 度仰角白皙效果甜美滤镜已被时代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效果更自然、五官更精緻的随手自拍。

    美颜从来没有过时,现在只是以更加隐蔽的方式存在于每张自拍里。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追求「照片的自己更美」群体里,年轻女性是毫无疑问的生力军。卡西欧的「自拍神器」颜色粉嫩,价格甚高依然一度一机难求;一众美颜自拍 App 在软体下载排行榜居高不下,装机必备软体常年榜上有名,这也直接让手机厂商嗅到商机,把自拍需求进一步放大。

    最早把美颜功能当成卖点,并被中国消费者熟知的中国手机品牌应该是 OPPO 和美图。在前置镜头还是视讯通话辅助工具的年代,这两个品牌先后推出搭载高像素前置镜头的产品 U701 和 MeituKiss,主打「美颜自拍」口号,直接把自拍提升到最核心的地位,也戳中了广大用户的「少女心」。

    此后,镜头零件和拍照演算法的进步,用前置镜头自拍变得越来越流行。不仅中国,整个亚洲市场乃至欧美地区都催生出大量热爱自拍的用户群,各大手机品牌争先恐后为自家产品加入自拍美颜功能,就连一度是磨皮瘦脸大眼睛反对者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也在 2017 年推出的坚果 Pro 2 重点强化美颜这块。

    当然还是有例外,苹果 iPhone 或许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在相机 App 明确打出「美颜」和「美肤」字样的大众手机产品了,但这并不代表苹果不重视「拍人」。如何把人像照片拍好,依旧是当前手机摄影最重要的议题。

    iPhone 7 Plus 时代,苹果推出的双镜头便主打「人像模式」,还有从 iOS11 开始引入的「人像光效」特性,都是希望「把人拍得更美」。

    不过从平日观察来看,女性 iPhone 用户通常不会直接使用 iPhone 前镜头自拍,而是会调用包括美颜相机、B612 等第三方应用软体拍照。加个美颜套个滤镜,几乎是当代社群网路 po 照片的基本礼仪。所以与其交给第三方来做,不如自己来做,这大概是众多 Android 手机品牌内心打的小算盘。

    当主流手机产品都自带美颜滤镜之后,追求自拍更美的脚步就此停下了吗?显然没有,工程师现在看到了 AI 演算法的潜力,这也让拍照及美颜这门生意有了新的玩法。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2017 年,国外名为 Roland Meertens 的工程师藉助深度学习演算法,将 Game Boy 外置黑白镜头拍摄的人像照片二次最佳化,最终修复为一张更接近我们现在看到的彩色照。

    在此之前,这个 AI 已预先在网路上浏览了数万张照片,学习如何清理噪点以及为人类皮​​肤上色,虽然这些来自 1998 年的黑白照片只有 128×112 像素,但最终的处理效果显然已经远超当年的品质。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我们还看到拍照品质大受好评的 Google Pixel 2,虽然没有配备双镜头,但依旧可以拍出不输给同期旗舰机的人像虚化照片。这背后不仅是图像感测器的进步,还有一套领先的语义图像分割技术,可对图像轮廓进行更精準的定位。

    上週,Google 也宣布将这套名为「DeepLab-v3」的图像分割模型开源分享,供其他第三方相机 App 参考使用。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今年初,苹果也发表了一支关于「人像光效」背后原理的介绍影片,除了能看到专业摄影师参与外,为拍摄对象脸部模拟打光,同样也少不了机器学习的功劳。

    虽然 AI 并不是新概念,但大规模整合至晶片层面,并被主流消费者熟知了解是近一两年才兴起的事。有了来自底层晶片的支援,各家手机品牌使用演算法技术的门槛也进一步降低,打着「AI」口号的拍照手机自然越来越多。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可是 AI 很难具象化,尤其是当它结合自拍成了商业名词后,具体怎幺定义、怎幺宣传,决定权完全在商家手中。

    最新发表的主打「AI 双镜头」红米 Note 5 中,除了以前常见的磨皮去痘,还看到它可以直接「隆鼻」这种改变脸部轮廓的操作;还有已经发表的 OPPO R15,在官方介绍页面也有「AI 人像模式」、「AI 场景辨识」等宣传字眼。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至于前面提及的坚果 Pro 2 手机,锤子科技表示美颜技术来源于陌陌的 AI 美颜。根据介绍,这套 AI 美颜技术是「基于百万等级漂亮主播的数据採样,和数亿用户的按讚频次,来为机器深度学习提供数据库,以便即时迭代最佳化美颜效果」。

    换言之,你使用坚果 Pro 2 自拍的照片,可能是经过亿万用户挑选各种「网红脸」后,希望呈现的样子。

    至于一直围绕美颜做文章的美图,除了有绘画机器人这种产品,我们还能看到名为「AI 测肤」的玩法。美图表示,可以「透过一张手机自拍照检测出皮肤状况」,这个数据準不準暂且不谈,但这种等级的数据检测和展示,已经远比当年单纯拿美图秀秀磨个皮要深入得多。

    另外,笔者还在检测结果下面看到各种护肤产品推荐,并直接提供一键购买,真是毫无防备地戳穿了刚看到「黑眼圈」、「痘痘」、「皱纹」之类评价的脆弱用户小心脏。

    如果说之前的美肤加滤镜还停在小规模的「医美」层面,那幺如今依靠各种 AI 演算法技术,或许就会升级为更脱胎换骨的「整容」效果。

    在 AI 的努力下,我们的自拍照越来越不可信了

    哪怕你再怎幺不喜欢自拍,也很难阻挡这股 AI 美颜的潮流。当拍照是否清晰这个痛点功能逐渐解决后,如何拍得更美会成为广大自拍族群的下一步刚性需求,未来这种经过 AI「再加工」的自拍照,也会越来越多出现在社群软体。

    但归根结柢,美颜和自拍是互补的,以前普通人不喜欢自拍,大概是因为自拍照不好看,还要自己修修补补,但在拥有自动化程度更高的美颜功能以后,自拍这件事已成为精神上的愉悦享受。连罗永浩都说,前几年不做美颜,是觉得美颜太「虚假」,但当全世界都在美颜时,他觉得自己成了怪叔叔,不需要认为美颜是「迂腐、固执、跟时代脱节的不成熟想法」。

    美颜没有错,做美颜功能的软体和工具也没有错,我们习惯追求一切和美相关的事物,也希望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换成以前,这件事是靠镜子来做;现在,前镜头更能帮我们做到这点。人生已如此艰难,如果连在智慧手机这个最私密的个人空间里,都无法满足自己的小愿望,那也未免太残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