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X新生活 >《弒母情结》序章:杀死妈妈为何困难? >

《弒母情结》序章:杀死妈妈为何困难?

发布时间:2020-06-10  浏览量:880  点赞:176

    母女关係的特殊性

    「世上几乎没有一个家庭不藏着黑暗,每个家的柜子里都埋有骸骨。」这段话据说出自英国作家萨克莱 [1]。我也完全同意,但话中所说的「黑暗」或「骸骨」,应该分成很多种类与层级吧。

    也就是说,可以从「试图隐藏的祕密」到「埋藏说不出口的心情」不等。就我本身的经验与印象,在多数状况下的母女关係中,特别容易形成问题。

    母亲与女儿。这个複杂的组合,在向我们诉说些什幺呢?

    有一点是明显的:「母女关係」跟「母子关係」、「父女关係」、「父子关係」都不一样。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但我想表达的是:在这四种组合当中,只有「母女关係」最为特别,也最不相同的。

    若您身为女性,对于这点或许会表示同意。但若身为男性,可能就难以理解。这也难怪,因为连我自己在着手本书之前,也并不十分了解母女关係的特殊性。

    不过,即使说:一旦注意到这个问题领域的存在,世界看起来便为之丕变,此话也并不为过。为什幺我们男性必须注重这样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又为什幺含有这样普遍性历史的问题,长时间以来都不受重视?

    我是专攻「茧居」[2] 的临床专家,「茧居」是有性别差异的。首先,男性压倒性占多数,这是众所周知的。但这当中有一点几乎没人指出过:女性一旦陷入茧居状况,常常比男性更为彻底。

    就我个人所见,女性跟母亲的关係,会大大影响茧居的轻重程度。这话怎幺说呢?

    大部分茧居在家的青年男女,跟母亲的关係都很黏腻。就这个「紧密」的状态,儿子跟女儿会呈现不同的反应。这点容后详述,然而一般母女关係,呈现出的样貌大多繁杂怪异,单单「错综複杂」绝不足以形容,这令女儿们受泥淖般的关係束缚,想挣脱也挣脱不出来。

    错综複杂的爱恨关係

    这个「茧居」问题,也不过是众多例子之一。

    在演讲类的场合中,只要提到母女关係之複杂,母亲们常常都会掀起一阵不知是苦笑还是同理的,近乎骚动的反应。在谈论其他话题时,我都没碰过类似状况。没错,即使身为母亲的人,也一直受着自身母女关係所困扰。这样看来,几乎所有女性,都潜在怀抱着母女关係的泥淖吧。至少现今我深信这点。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所有母女关係都有问题。而是一旦母女关係变得複杂扭曲,就会成为培养出盘根错节爱恨关係的温床。

    这当中有着很独特的困难,难度在于:关係中随时都会产生感情纠葛,无法单纯解开,因此也很难果断放手,一走了之。就算不是这样,所谓血亲这种东西,无论如何很容易产生庞杂的纠葛;但在母女关係上,这种倾向是最强的。

    相较之下,父女关係简单多了,就单纯程度上,和母子关係相差没那幺大。父女之间大多倾向「极度亲密」与「彻底厌恶」两端。而母子之间,则容易从单纯的关係紧密,陷入相对容易理解的共依存 [3] 关係当中。

    也就是说,表面上母亲隶属服从儿子,同时儿子也极为依存 [4] 这样的关係;而母亲也仰赖「担任依存一方」的角色位置,因此形成了「共依存」。这些问题都很麻烦没错,但就複杂度来来说,终究比不上母女关係。

    跟母亲比起来,所谓父亲,是「人为」的存在,因此父子关係相对较为纯粹。而其单纯性,也以各式各样的「弒父」形式,呈现在故事当中。在此我举出一例。

    《镜的法则》中的父与女

    最近野口嘉则 [5]《镜的法则》一书大为畅销。原本发表在网路上蔚为话题,引起广大共鸣,也在社群网站被视为自我启发课程或宛如新兴宗教般的故事,而饱受批评。即使如此,作者是一位奇特的人,最初的文本现在依然公开在网路上。故事很短,可以马上看完。我就向各位还没看过的读者,简单介绍一下故事大纲。

    家庭主妇A子因儿子受霸凌而十分烦恼,便找丈夫的学长B先生商量,结果她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原谅父亲。在B先生的劝告下,她打电话回娘家,向父亲道出至今未曾说出口的感谢,父亲也同时放声大哭,两人很乾脆地和解了,霸凌问题也莫名得到解决,人生随之一帆风顺。

    经我化约过的简述可能令人不快,但我的感想是:先容我告解一下,B先生强烈地影响了他人的内心,对此行为却毫无怀疑,我对这样的B先生抱持羡慕,却也同样抱持厌恶。至少他应该不曾想像过,「对他人行善的羞耻心」与「接受他人感谢而产生郁闷」这两种情绪,或者,他已经达到超越上述两者的境地。可以说,他这种行为,勉强算得上半个专家的我怎幺也做不来。

    或许我们可以说,就精神医学观点来看,这个故事是从「移情」与「投射」得到启发,再结合「内观疗法」[6] 的思考方式,所产生出来的东西。只不过,一般的内观疗法多以「感谢母亲」为基础而展开,但在《镜的法则》当中,重点应该是从「向父亲道歉」进入吧。

    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道歉,老父亲放声大哭。这里,恐怕就是故事的最高潮。原因在于:不论我们每个人的亲子关係如何,内心都恆常潜藏着「想跟父母和解」的愿望,这个场景,会对我们含藏愿望的心灵核心,产生爆炸性冲击。

    我认为「父亲是故事中的关键人物」这点,其中含意也出乎意料地深刻。

    「内观」这种治疗法非常耗时。简单来说,就是花漫长的时间,彻底釐清「从母亲身上接收到的东西」,藉此更深入了解亲子关係与自己的成长过程,从而引发出感恩之情。总而言之,就是「不管父母是怎样的人,总之就是叫你感谢」,也有人批判这种发想带有些许邪教色彩。

    若从我的经验来看,接受这种疗法后,当下会让人觉得看似「有效」。但遗憾的是这份效力很难持续。至少,用在问题严重到某种程度的人身上效果不佳。再加上,藉由自省促成改变的方法,对于某种郁症、对人恐惧症 [7],或强迫症等有「过分自省」问题的个案来说,作用就没有那幺大。

    虽然有些离题,但我必须解释:这种治疗方法对于自省能力不足的人有时会有效果,那些因各种问题行为、人格违常 [8] 等等,自省力不足,而给他人製造困扰的人来说,内观疗法可能成为带来巨大变化的契机。只不过,该如何「赋予」他们寻求治疗的「动机」,则是一大难题。

    站在女儿立场「杀死父亲」

    言归正传,一般来说,我们应该选择「母亲」作为感谢的对象,但在《镜的法则》当中却选了父亲,其中有什幺意义呢?

    有一点很清楚,这故事就是在讲某种「站在女儿立场杀死父亲」的情节。对这个女儿来说,父女关係的对立,恰恰是一连串迫害与纠葛。但,说不定,这些经年累月过往所带来对父亲的憎恨,在另一方面也支撑着这名女儿。

    到了这个年纪,跟父亲说不上几句话,某种层面上代表关係过度紧密。因为,如果父女关係一如常人淡薄,两人应该和平维持礼貌上的亲密,就像过年见见面,有时讲讲电话的程度才对。但她没有这样做,就像一直藉由跟父亲唱反调、憎恨父亲,来维持这段父女关係。

    女儿是遵照B先生的建议,结束这段关係。她根本是用感谢与原谅的话语,藉此一刀斩断纠葛与憎恨构成的紧密联繫。父女间的故事至此上演大团圆,两人的关係因为一场净化(Catharsis),画上了休止符。

    假设这件事有后续,女儿心中还留存尚未处理乾净的小疙瘩(比如「或许我原谅得太轻易了……」之类的),也会被视作「虚假的感觉」。我之所以大胆使用「杀死父亲」这种强烈字眼,是为了强调词语背后的动机:「进行一个杀死对方的动作」此一形式上的意义。一份如此简单的「感谢跟原谅」套餐,就终结了这段关係跟故事,简直暴力。会为这种故事感动的人,根本没资格再笑手机小说好傻好天真。

    「弒母」之不可能

    前面说了这幺多,但对象若是母亲,故事恐怕就不成立。原因在于,《镜的法则》读者以女性居多,对大多数女性而言,与母亲的关係绝不可能这幺单纯。与父亲的关係容易成为迫害(有时是虐待)与憎恨、厌恶等较为直接的情绪。反过来,与母亲的关係如果只是单纯迫害,还不会形成太大的问题。

    这里头相当複杂,保护与依存当中也会包含控制与受控制的情况。也有诸多问题,是单纯的感谢与原谅都无法解决的。所以,杀死母亲无法像杀死父亲一样简单。与父亲能够轻易进入对立关係,与母亲却没有办法。为什幺呢?因为母亲的存在,已深深渗进同为女性的女儿内里。因此,若想尝试「杀死母亲」,对女儿来说也会直接成为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

    重新回头审视,可以想像,象徵意义上的「弒父」是完全可能的,甚至堪称无可避免的过程。但「弒母」恐怕不可能。就算母亲的肉体能在现实中毁灭,也绝对没有办法杀死作为象徵的「母亲」。这种弒母的不可能性,与弒父的可能性,恐怕是互为表里。或许,在这一层面上,杀死父亲,却无法杀死母亲,才是身为人类的条件。

    杀死妈妈是这样困难,正如大家已知的,本书标题便是由此而来。这个事实对女性而言也许不证自明,但身为男性的我对此相当震惊。我惊讶这问题如此严重,却没人指出这事实。但我并不是要吹嘘,把「弒母之不可能」当做我个人的洞见。这不过是论述的开端,我关注的点在于解谜,解开「弒母之不可能」是如何成立的谜。

    本书不仅会提出病例,也会提到很多小说与漫画,作为讨论的素材。

    译注

    [1] 威廉.梅克比斯.萨克莱;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1811-1863。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小说家。最着名作品是《浮华世界》(Vanity Fair)。

    [2] ひきこもり,又译为「隐蔽人士」。日本国立精神神经医疗研究中心定义为「由于各种因素,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减少,长期未就学或工作接触自家以外的生活空间之状态」。

    [3] Codependency,或译为「共依附」、「关係成瘾」,最早由Melody Beattie 于一九八六年提出,定义为「让另一人的行为影响自己,且执着于控制该人行为」。

    [4] 依存; dependence或addiction,用在事物上为「成瘾症」,用在人际关係上则为「依存」,指过度依赖的精神疾病。

    [5] 生于一九六三年,就学时广泛涉猎心理学与成功哲学等着作,后为心理谘询讲师,一九九九年创立心理谘询顾问公司。在日本,心理师、谘商师、心理治疗师等职业是没有国家资格的,民间则有很多心理学相关的资格认证。

    [6] Naikan Psychotherapy,又译「内观法」。日人吉本伊信所创,源自日本净土真宗的宗教精神修养法,起初应用在少年犯矫治方面,颇具绩效,后在精神官能症、精神病、酒精中毒、药物依赖方面也被认定有疗效。日本于一九七八年成立日本内观学会,临床研究相当可观。

    [7] 対人恐怖症;Taijin kyofusho。精神病的一种。日本文化专有症候群。因为在他人面前失败过,害怕在人前出现症状,并在他人眼前感到极度紧张。常见于青春期,轻者可自然痊癒。可能慢性触发社交恐惧症、恐慌症。

    [8] 又称人格障碍,Personality disorder; PD,指人格明显偏离正常,以致难于适应社会生活的一种精神障碍。

    相关书摘 ►《弒母情结》:「当女人胜过当妈妈」型的母亲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弒母情结:互相控制与依存的母女战争》,联合文学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斎藤环
    译者:Miyako

    男性是藉由象徵性「弒父」来实现独立自主。
    那幺女性也会彻底实践「弒母」吗?
    日本知名精神科医师写下你所不知道的真相。

    从反抗到深刻理解的一本书,献给所有曾为母女纷争困扰的人。

    母亲对女儿的严厉控制、过度期待、侵犯隐私、干预将来,动辄以「为你好」为由,女儿纵然不喜欢这个状况,但又为何无法斩断母女关係的魔咒,本书以临床案例、事件报导、少女漫画来进行讨论,并透过分析茧居族、进食障碍患者等案例,对母亲和女儿的情感纠葛进行分析。

    弒母永远不可能像弒父那样简单,这是因为社会将养育子女的责任寄託在母亲身上,使得子女与母亲的关係比跟父亲更紧密,这让母亲对子女的控制更深,子女对母亲的依附就更难切断。母亲被迫花费越长时间在养儿育女上,受压抑的她便越容易把未能实现的愿望寄託在孩子身上。尤其,不想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便容易抢在前头过度干涉。

    在所有组合的亲子关係里,又以母亲跟女儿之间最为複杂,与父亲能够轻易进入对立关係,跟母亲却没有办法,这是因为母亲的存在,已深深渗进同为女性的女儿内里,彼此之间更难拉开心理距离。女性也往往被社会寄望成为母亲,所以若否定母亲,就会失去自己,因此,若想尝试「杀死母亲」,对女儿来说也会直接成为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

    那幺,若无法弒母,母女关係又将如何呢?其实不论我们每个人的亲子关係是好是坏,内心都蕴藏着「想跟父母和解」的愿望,所以本书想从深入探讨和分析中,让读者理解这个现象。

    《弒母情结》序章:杀死妈妈为何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