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X新生活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302  点赞:986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即兴创作——Candy Bird像旺角街坊一样,带着记者及摄影师到某唐楼的天台,那裏藏了他前年参加油麻地导赏团后即兴创作的涂鸦。(苏智鑫摄)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漫画×拼贴——Candy Bird以漫画和拼贴手法製作了三本小书,呼应书店的展览场地,中间一本原是外国出版的绘本,他用自己的画作「破坏」,讲述婴儿诞生过程的故事,加入了碧街便利店血案的死亡元素,道出出生就是迈向死亡的过程。(苏智鑫摄)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橱窗展览——在熙龙里的橱窗展览空间PRÉCÉDÉE的画以黑白色创作,Candy Bird招牌的垂头西装男子郁郁不得志般坐在失去船锚的小船上,就如生命失去重心,没有方向。(苏智鑫摄)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墙上诗句——主展场Kubrick的墙上有一句以电邮为格式的诗,伺服器是「blind」,他用以表达那些案件的主人翁无处可归的茫然心情。(苏智鑫摄)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酒店「涂鸦」——陈可乐希望展览在油麻地举行,机缘巧合下得到逸东酒店许可,让Candy Bird在一面墙上「涂鸦」,甚有街头文化闯进体制的意味。(受访者提供)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联乘台湾艺术家 虚拟穿梭油麻地

    台湾涂鸦艺术家Candy Bird两年前上网蒐寻香港旅游资讯时,发现「油麻地的两万种死法」导赏团,主动联繫陈可乐,随他的步伐游历一次油麻地。走到长沙街,陈可乐告诉他,一名印尼籍女子的尸体被发现蜷在牀褥内。相比死法,更令Candy Bird深刻的是女死者本与男朋友居住天台的背景。原来无家者不一定是露宿街头,天台亦是另一个生存的缝隙。他有感而发,在旺角某唐楼的天台绘画了一幅男子背着自製翅膀的涂鸦。现实中未必摆脱得了的命运,让Candy Bird在涂鸦中实现。

    Candy Bird一向喜欢跟社会不同岗位的人合作,尤其是深谙文字的作家、记者、社会研究者等,认为对方可负责严肃资讯的部分,而作为艺术家,他的创作就是为事情增加一份诗意。参与导赏团一年后,他决定与陈可乐合作举办展览,分别在台港两地展出,以更具规模的形式呈现他所感受到的城市人悲哀。香港展览于上月在油麻地举行完毕,他们挑选了三个展览空间,包括书店及咖啡厅Kubrick、熙龙里的橱窗展览空间PRÉCÉDÉE及逸东酒店4楼的一道墙,让观众可以像逛导赏团一样,自行寻宝。

    Candy Bird也设计了一张导赏团地图,以十宗案件为灵感,创作了十幅小画,画中的QR Code可以让观众连结到导赏团的VR版本。观众架上VR眼镜,伴随Melody的旁白,就如同亲临实地般穿梭油麻地的横街窄巷。

    RELATED
      「探访」油麻地亡魂 医生社工重新「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