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X新生活 >职能治疗师甘苦谈:摸麻将、玩玩具、演戏⋯⋯这不只是在「玩」, >

职能治疗师甘苦谈:摸麻将、玩玩具、演戏⋯⋯这不只是在「玩」,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237  点赞:541

    我是一个职能治疗师,大四时历经了一年北中南三地实习、退伍后到高雄工作了13年。主要是在儿童复健领域执业,以及高雄、屏东的学校系统兼任专业团队治疗师,到校跟老师合作,资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很多人对职能治疗没有甚幺概念,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就读于台中的私立中山医学大学时、常被误认为是高雄的国立中山大学。长辈听到我就读复健相关科系,就认为是物理治疗。那幺问题来了,「职能治疗」到底是甚幺东西?

    「职能治疗」到底是什幺?

    早期科系设计是称为复健医学系,下分物理治疗组、职能治疗组、听语治疗组,所以大部分知道的是复健医学。现在通通个别成一个系所,也就是物理治疗系、职能治疗系、听力及语言治疗系。因此,职能治疗属于复健医学中的一环。

    维基百科上关于职能治疗的解释是:「根据Compact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定义,职能治疗(Occupational Therapy,简称OT,日本称 为作业疗法,中国称为作业治疗,香港称为职业治疗)是一种使用特定活动,从而协助、恢复身体或精神心理上的各样疾病。它是一种透过有目的的活动来治疗、协助及维持病者生理上、心理上的健康;或减轻及舒缓病者在发展障碍或社会功能上的障碍对他们的影响,使他们能获得最大的生活独立性。」

    看起来很清楚的说明、听起来有些抽象、感觉起来有些难理解、结果就是不太懂职能治疗在干嘛。用我自己的说法,就是「使用具有治疗目的性的各种活动,来训练、改善病人的失能状态。」

    大体而言,职能治疗主要分为生理、儿童、心理障碍(精神科)三个大领域。

    生理职能治疗,就是身体有障碍、人的硬体设施有问题,例如中风、脑伤、脊髓受损、外伤造成的手脚不灵活、控制不好或是肢体失控。生理职能治疗师会评估适合的活动,如翻转套杯来改善手臂的旋转动作、麻将牌组的翻面训练来加强手指的灵活度、定向积木块的拿取来促进手臂的动作。生理职能治疗室通常会有大桌子,上面很多训练用具,一样的用具、不一样的训练方式,所以用正确的方式操作训练用具,是非常重要的。

    例如:有一位50多岁的阿伯,因为中风影响右侧肢体,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走路的表现改善很多,从坐轮椅让家人推着走、进步到可以拿着四脚拐杖自己慢慢走。可是右手的功能还是比较弱,连拿汤匙都不稳。刚开始让阿伯用象棋练习翻面的动作,目的是要加强前三指的精细动作协调。后来发现他是30多年的麻将爱好者,改用麻将牌组让阿伯训练一样的动作,意愿和动机立马飙高。配合度大增不说,还主动要教我怎幺样的组合才会容易胡牌⋯⋯后来又经过了一个半月的治疗,阿伯可以自己用汤匙吃饭、不需要家人餵他,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玩麻将,说是治疗师交代的⋯⋯

    儿童职能治疗,就是孩子的发展比较慢、该爬不会爬、该走不会走、认知的进展比较迟缓,简言之知觉动作、认知、注意力、运笔等,儿童职能治疗师会寻找孩子有兴趣的活动,来跟他「有意义、有目标的玩」,训练孩子比较落后的能力。所以儿童职能治疗室通常都布置得跟游戏场没有两样,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玩具、教具,通常来治疗的孩子第一次都会哭着不要上课,之后就会哭着不要回家,因此有些家长会觉得只是在「玩」,事实上,就是要让孩子在玩中学习、训练。

    例如:有一个高张型脑性麻痺的孩子,因为下肢的张力影响行走,训练了很久,力量也够了、动作控制也不差、平衡维持的表现也很不赖,偏偏一旦要独自走路就很害怕,一定要爸妈或是治疗师牵着一只手才能走路。最后利用「远离痛苦、追求快乐」的原则,在特定品牌巧克力的引诱、加上没有走好会被拉筋的「加持」之后,他终于可以成功的自己独立行走10公尺。

    请不要小看这短短的10公尺,这代表他可以在家里和学校,自己从房间及教室,独立走到厕所去大小便,而不是让别人帮他上厕所。

    心理障碍职能治疗,就是精神方面有异常、人的软体程式执行有状况,例如精神分裂、身心压力症、躁症、忧郁症等等,会视病人的病情程度有24小时都在医院的急性住院、也有跟上班上学雷同的8小时日间留院、更有类似补习班式的时段团体活动、心理演剧、木工、手工艺活动团体等。利用类似「做中学」的概念,藉由不同的团体活动,来改善病友的精神状态。

    例如:有病友本来是某研究所的硕士生,因为外在压力及种种因素,精神分裂症发作,成为了医学中心精神部日间留院的一份子。再经过精神科医生开药、会谈、团体治疗、心理演剧等等过程,让他的症状改善、日常能力提升之后,藉由院内的早餐团体实际操作备料、事前準备、客人点餐、製作餐点、结帐、统计支出等流程,一步一步的再次建立他的工作能力,之后成为该团体的小组长。最后重新回归社会,自己工作养活自己。

    职能治疗师的养成和待遇

    职能治疗师目前的养成教育是四年制大学科系,一般大学生有三个暑假,职能治疗系的学生只有两个暑假,因为升大四那年是为期一年的实习。所以实际上是要在前三年把一般大学四年的学分修完,然后在升大四的那年七月中开始一整年的实习。毕业后,就要面对国家的专技高考,考到执照之后,才能正式上班执业。

    那幺很多人好奇的待遇呢?北中南三地的差异,从薪资的高低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以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职能治疗师而言,一样都是到地区医院等级的复健科应徵工作,北部的行情约48,000上下、中部的行情约43,000上下、南部的行情约38,000上下。当然这不是绝对,有的地方有所谓的业绩奖金,如果你这个月治疗的个案量超过一定的数量,基于多劳多得的原则,薪资条件更高的地方也不是没有,但是当然要看院方、或是诊所老闆所开的薪资结构而定。

    这时就要提到健保的总额制度了。日前健保局调整提高多项复健相关治疗的给付点数,很多朋友对我说:「加薪啦!恭喜啊!」事实上根本没有这回事。

    在有总额的前提下提高给付点数,就像是一个家庭主妇,负责工作的老公每个月给她8,000元伙食费,但是一把菜最多只能花30元。颱风来了,菜价飙涨,老公蛮贴心的说:「菜价涨了,所以妳现在每把菜可以花50元来买了。」老婆挺欣慰的。月初拿到伙食费,还是一样8000元。有没有庄孝维的感觉?从医院的角度,提高单项治疗给付,只是让医院可能每季末才会用完的总额,变成季中就会用完。

    生理职能治疗的职场情况是,平均每个小时要治疗4到6个病人(有的医院病人量更大),平均每个病人治疗师可以指导他10到15分钟,其他时间由病人执行、治疗师在旁监督。理论上,多劳才能多得,假如得要治疗更多病人才能提高收入,那幺治疗品质的维持怎幺办?在有总额的前提下,做越多、亏越多,那要不要做?

    儿童职能治疗的职场情况是,通常一个疗程至少30分钟,原则上以一对一为主,就是一个治疗师直接治疗、教导一个病童,一个班4小时最多接8个个案,对院方来说是高成本的医疗行为。虽然儿童的治疗给付通常比成人高一些,假如你是一个经营者,你会如何要求治疗师提高所谓的产值?

    还听过有的医院一旦遇到病人少的时候,如下大雨,就会要求治疗室的人力要做合理的调整,就是用自己的假回家,因为没有那幺多病人,干吗要那幺多治疗师人力?更厉害的是「机动调整」,如上午8点病人很多的时候人力有需要,11点之后病人减少,就会要求1到2个人力「弹性休假」一小时回家,因为你是无效人力,也就是院方利用「弹性」休假的方法,「强制」治疗师请假回家。

    医疗真的不是服务业,难免会有成也健保、败也健保的感触。有时在成人治疗室中见到不愿意等待的病人破口大骂:「我有缴健保费ㄟ!我是你们的头家ㄟ!你们甚幺态度?」说真的,我也是每个月缴健保费,而且我还久久看一次医生,那我没有用到的资源谁赔给我?

    有时也会听到待排儿童治疗的家长抱怨:「我已经挂号看诊花了200元,等了3个月还没有排到治疗,本来有6次疗程,你们要赔给我吗?」跟他解释,那200元是医师的诊察评估费,等确定排到治疗时间之后才会由医师开出治疗疗程。「甚幺!?你们医院不赔就算了,排到疗程时段还要再重新挂号?再花200元?你们坑人啊?」姑且不论健保给付申请实际核准下来多少钱,开疗程挂号费200,可以做6次治疗,平均一次治疗花费33元⋯⋯,很想问他:「不然你是被坑了多少?」

    随着健保制度的不断变动,我们的薪资结构也随着健保给付点值的折扣而不断调整。还记得5、6年前,成人部门一个上午70几、80人次,现在一个上午110、120人次是常态,因为治疗人次增加而提高的申报量,统一被给付比例下修。如最早复健科申报100点数、健保局实际给付92元(打了92折),目前常态听说都在85元左右浮动(也就是85折)。所以平均薪资并没有因为你做了更多的治疗人次而增加,即使提高给付额,也一样因为总额的因素,被减少奖金比例。

    原本努力了10万点数,有10%的奖金10,000元,后来努力了12万点数,就调整成8.3%的奖金还是10,000元,努力到15万点数,再调整成6.6%的奖金,还是10,000元!治疗师的薪水被医生或是院方控制在所谓的薪资水平,这不但不符合劳力付出,而且是相当不合理的规定,因为不会有更高薪,只有减薪。

    从我一毕业投入职场,单单看我的起薪就干掉一堆大学生,经过了13年,我现在的月薪,跟我13年前的月薪相差不多。再者,有朋友升组长了、有朋友升中阶主管了、有人升上高阶了⋯⋯但复健科就一个组长,除非组长离职,不然你能升到哪里去?

    很多公司行号的月薪没有我们高,但是,医疗从业人员的年薪通常就是月薪乘以12或13。看着新闻上某公司行号年终动辄4、5个月起跳,或是近10个月底薪的大有人在。当初一位在某大型医院的学长说了一段话,让我记到现在。他看着他的白色治疗服、其他颜色的领子说:「在白色巨塔中,只有医生是白领,其他的人都是蓝领。」

    依然不变的,是看着病人因为治疗一点一滴的改善,是听着来治疗的病童开心的笑着说老师再见。
    还是相同的,是看着病人因为情况好转而不再出现,是听着因为孩子进步而不停致谢的家长话语。
    唯一期待的,是知道自己用心而努力把病人治疗好,是感觉到个案好转时心中的那一份由衷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