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X新生活 >考试成绩退步孩子边哭边拔头髮...想得第一名只为了博得爸妈笑 >

考试成绩退步孩子边哭边拔头髮...想得第一名只为了博得爸妈笑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922  点赞:689

    「我们完全没有给他压力啊!他考试考差了,我们也从来不曾责备过他,更不可能打他。我们告诉他,无论他考几分,考第几名,都没有关係,凡事尽力就好。」

    我望着孩子头顶一大圈,不多瞧几眼也难的奇异光秃。严格说来,那不能以光秃形容,因为那一片与周围比较之下,明显稀鬆许多的髮量,并非如推草机推开的平整一片草坪,而是像麻雀乌鸦或蝗虫胡啃过的一簇簇稻草丛。不想让孩子觉得尴尬,我只停留了几秒,便刻意挪移开了眼光。

    「但是,月考一到,他便一面读书一面抓头髮,读一个晚上的书,拔得满地都是头髮。考试成绩公布出来,只要名次退步了,他更是边哭边拔头髮。我们一再劝他,没有关係,下次更加努力用功,把名次挣回来就好了啊!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

    考试成绩退步孩子边哭边拔头髮...想得第一名只为了博得爸妈笑

    看得出来,明明是青春焕发的十二、三岁英挺俊少年,却因为计较于学业成绩,而外貌走样,父母有说不出来的心疼,苦口婆心道尽各种说词,却仍然难挽孩子为了纾压,像抓到安抚奶嘴般地随手往头顶一抓的反射。

    「如果他考了全班第一名,你们会不会给他什幺奖励?」
    「那是一定会的,鼓励他要维持下去啊!他很重视荣誉,也是值得嘉许的。」
    「所以,你们还是希望他努力考第一名?」
    「是啊!这是很自然的吧!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孩子的母亲丢出一个让我低吟许久的词–「荣誉」。什幺是荣誉?考第一名是基于荣誉感吗?相反的,不在乎考试分数的孩子是缺乏荣誉感吗?像我们这种不够积极督促小孩读书争分数的父母,根本是阻碍孩子成为有荣誉感的好公民吗?想起我一位姪女,读高中时,班上同学都不愿参与学校运动会的大队接力比赛。她到处劝同学,提醒大队接力竞赛关係到班级的荣誉,结果,同学是这样回应她的:「参加大队接力,放学还要留下来练习,这样我补习怎幺办?那些没有参加的同学,回家便可以拼命读书,我们参加比赛的,在学校被操,回家累个半死,书也没有办法唸了。大队接力比赛就算获胜了,我月考考烂了,妳要负责吗?」

    所以,月考考烂了,与荣誉感有关吗?儿子有一回月考,成绩单拿回家,是全班三十一名。我依稀记得他们班上就三十几位同学,于是再问儿子确认一下:「我记得你们全班好像只有三十几位同学,是吧?」「对啊!三十四位。」「所以,你是全班倒数第四名?」「是啊!这样不就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吗?」儿子面不改色地把我经常挂在嘴上的话,拿来回应,伶牙俐齿的程度,令我颇觉得荣誉感十足。

    考试成绩退步孩子边哭边拔头髮...想得第一名只为了博得爸妈笑

    但是,更让我引以为傲的是,下一回月考,儿子考了二十八名,进步了三名。我看着成绩单说:「真的说进步就能进步,进步就在你掌心中嘛!好强啊!」儿子脸上却毫无笑容,他说了我永远牢记于心,不忍遗忘的一段话:「是进步了三名,可是,也就是说有三个同学,他们被我挤下去了,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很难过?」我望着儿子,一时语塞,竟然回了这样的话:「好吧!那你自己决定下次考试要不要再进步吧!」

    从小读书到大,大考小考,身经百战,每个孩子都被训练如罗马竞技场的神鬼战士,砍倒对手,才有存活的机会。我从未听过有任何一个人,因为成绩进步而心疼成绩退步的同学。而儿子更清楚地点出:学校排名次,事实上是鼓励竞争,竞争的本质是残酷的,是踩在弱者的身躯往上爬。追求个人竞争的台湾教育,与强调团队合作的教育精神,相去甚远。

    这种心疼同学成绩考差了的动人情愫,我一位姪女更是将其发挥到了极致。这女孩数学能力超强,数学考试一定是全班最高分。一日,拿了一张只有五十六分的数学考卷回家,我姐轻描淡写地说:「哇!这次的数学,一定出了世界困难的题目了!」结果姪女回道:「不会啊!很简单啊!我考了九十六分。这张五十六分的考卷是我隔壁同学的。我看她拿到考卷一直哭,便问她怎幺了,她告诉我这张五十六分的考卷如果带回家,一定会被她爸爸狠狠的修理,她好害怕。于是,我安慰她,要她放心,我的考卷可以和她交换,只要把考卷的名字互相改过来就行了。她还很担心地问我:『妳爸爸妈妈看到妳考五十六分,不会生气吗?』我说不会啦!我无论考几分,爸爸妈妈都不会在乎的!」

    父母在乎或不在乎孩子的成绩,毋须多言,孩子其实都敏感地能体会。

    我会因为听闻电影「海角七号」很好看,而且必得在电影院里,与众人一起观赏,享受众多生命共欢乐共悲伤的群体感,才过瘾,因此,等号称影癡的儿子一放学,我们一家三口带着阿嬷,便直冲电影院,在日文与中文的野玫瑰歌声中,满足地返抵家门,儿子才幽幽地说:「我明天要月考…」我们也曾在台东旅行时,儿子提醒我们:「妈妈,我明天要数学补考…」儿子的爸只好先带儿子连夜赶回家,留我一人与兄弟姊妹们继续旅行。

    于是,在儿子考大学之前数个月,曾经有惊世骇俗之大哉问。他问我:「妈妈,妳到底希不希望我大学考好一点呢?」这一问,非同小可,这不是最基本的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般众人皆知必然的人生道理吗?但是,儿子说:「可是,妳从来没有说过!」

    是的,我从未说过考试要考第一名,儿子的反应,提醒了我:当影响孩子最重要的大人,也就是父母,对考试成绩无明显表达意见时,孩子可能并不了解分数的附带价值;相反的,孩子对分数的锱铢必较,父母又贡献了多少呢?有时,我们可能把没有说出话,就视如没有任何作为,其实,我们的表情,早已说尽我们的喜怒哀乐。当孩子成绩考坏了,我们嘴巴说没关係,却面露不悦的表情;当孩子考了满分回来,我们彷彿中了乐透的笑脸,早已说足了一切!

    许多父母一再强调,表示他们并未要求,是孩子自我要求太严格到令父母担心。针对这种情况,我总是建议父母做这样的改变:当孩子考试考一百分时,请板着脸孔,不发一语,更不夸讚,表情冷淡地在考卷上签名,即将考卷交还给孩子;但是,如果一向考试都考八九十分的孩子,这回只考了五六十分回来,请爸爸妈妈务必脸上笑容绽放,给孩子一个大大的拥抱,兴高彩烈地签名,并告诉孩子:「你终于考这样的分数回来了!太棒了!晚上我们去吃牛排大餐吧!」当我这样建议时,也在旁聆听的小孩经常会插嘴道:「那谁还要考一百分啦!」

    孩子总是期待获得父母的夸讚与疼爱。当他拿着考坏的成绩单回来时,父母就算不打不骂,可是严峻的脸色、勉强挤出来的笑容、「你就是不够用功,你就是太粗心」的指责,无一不是打在孩子脸上无形无声的巴掌。孩子渴望看到父母称许的笑容,为了那笑容,他会宁愿拔光自己的头髮。

    作者简介考试成绩退步孩子边哭边拔头髮...想得第一名只为了博得爸妈笑

    现任
    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
    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
    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
    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

    经历
    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
    成立「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
    成立全国第一个「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
    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
    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
    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 
    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