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漫生活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发布时间:2020-06-07  浏览量:307  点赞:559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出道15年,Makiyo二度代言内衣,上次是在2009年,当时吸引不少女生购买,有人称她为「巨乳美女」,「腰束奶泡」羡煞好多人。但自Ma妈1月12日过世至今2个月,她思念母亲,颓废在家,胖了5公斤。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Makiyo代言美胸衣, 挺F奶好似武媚娘来到现代。

    后来想起老妈临终前交代,希望她继续在演艺圈奋斗,这几周她发愤减肥,共减了3公斤。幸运的是,胖到胸部的肉肉依旧在,她拍美胸衣代言照时,可是顶着F罩杯。

    答应亡母改过自新

    讲到Makiyo,很多人还是会想到2012年她酒后殴人事件,还有就是最近的母逝:「打人那件事影响我很大,这件事如果跟着我一辈子,我也不该有怨言,但我改过了,我不见得有多好,但我不会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这也是她在妈妈临终前给妈妈的保证。

    这3年来,Makiyo带着罹患癌症的妈妈到处旅游,到大陆商演也一定带着妈妈。妈妈不能长程飞行,Makiyo就带着她到最爱的日本,赏樱花、尝美食:「其实妈妈很幽默,住院还一直逗我们姊妹开心。」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到大陆工作时,Makiyo不忘带病中的母亲同行。

    有一天她醒过来盯着Makiyo的姊姊兼经纪人胖姊说:「妳长得好像小叮噹喔!」胖姊撒娇说:「妈,人家是女孩子耶,什幺小叮噹啦?」妈妈改口后更笑翻姊妹俩,妈妈说:「喔,那妳长得好像哆啦A梦喔!」

    妈妈没留下任何遗嘱,病时偶尔想到什幺就交代什幺,「妈妈不在了,遇到什幺事要坚强。」「妳继续走演艺圈,不要管会不会红,好好做就是了。」妈妈的笑和建议都散发着菩萨一样的光芒,坚定地指引着Makiyo,她说:「有这3年陪妈妈,我很感激,下辈子我还要做她女儿。」

    一直以来,妈妈担心她的事数不清,Makiyo的数学很烂,九九乘法背不起来,算钱永远算错;要包2,000元红包曾包到2万元,被朋友看到2,000红包袋怎幺这幺厚才发现;拿提款卡提钱永远记不得密码;还曾弄丢一个柏金包;已经32岁也不会开车,一次胖姊教她开车,她却「直直去」,直到车子「辘壁」才停下。

    没有遗产缺乏工作

    妈妈生病这几年,一度月花30万元医药费,两姊妹等于坐吃山空,幸好保住了大直北通路上的电梯大楼房子。

    有人好奇,Ma妈至少会留下点什幺吧?但熟知Ma妈个性的朋友都知,她海派、朋友多,视照顾流浪动物为己任,餵养送医,砸再多钱也捨得。Makiyo的进帐本来都交给妈妈管理,金额日渐减少,再加上病后多少有普渡四方的心理,于是四处捐钱,根本没遗产留下。

    2012年,Makiyo发生醉殴运将事件,赔偿300万元,虽逃过牢狱之灾,但形象重创。在台湾的演艺圈只有零星的上通告,她转往大陆发展,拍了电影《宝岛青春日记》,不惜剃头演出《真爱无悔》。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拍戏时和前辈秦沛合影。

    虽然很想努力,希望「千金散尽还复来」,但等无机会,她苦笑说:「一直很想振作,但不知道机会在哪里。」那时,她到槟城夜店做秀当DJ,1万美元酬劳(约31万台币)她就乐上天,握紧双手直说:「太感谢了,谢谢给我这个机会。」

    和丑闻发生前相比,2009年她曾以百万价码代言过日本品牌性感内衣,当时她的代言照片在网路上被网友热烈讨论,也一下打响品牌名号。别看她平常穿着火辣,那次她可是鼓起勇气接下代言。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2009年,Makiyo代言过日系内衣。

    隔年,1家沐浴乳上门力邀,她花1天时间在镜头下洗泡泡澡拍广告就200万落袋。现在呢?对艺人最好赚的代言,1个也没上门。

    这次日本怪兽老闆找上她,则是另一个契机,胖姊旗下艺人刘伊心原本就是另一美胸衣代言人,厂商因此认识了Makiyo,愿意给她一次机会,「一起为台湾製造产品发声。」Makiyo「半买半相送」,意思意思拿36万元红包,希望藉由性感健康的产品恢复人气。36万只是过去酬劳的1/3而已。

    厂商力挺摃上网友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Makiyo以红包价代言台湾製造美胸衣。

    消息走漏后,有网友在美胸衣厂商网站上留言:「听说贵公司请品行不佳的Makiyo代言产品⋯,谁不找,找Makiyo?」「这个女杀人犯怎幺还在演艺圈混啊?真他妈没天良。」

    Makiyo姊姊兼经纪人胖姊不解说:「这些不接受她的人难道要妹妹自杀才高兴吗?」为了不给厂商带来麻烦,Makiyo无奈跟厂商说:「我们合作终止吧,我能理解的!」

    厂商心疼,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回覆网友说:「我们知道用Makiyo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帮Makiyo说任何好话,我们只是希望给一个已经什幺都没有的女孩,最后一点活着的信心。」

    一番话听得Makiyo热泪盈眶,除了更积极减重,为贴近商品的生产製作,主动要求到设于桃园的工厂探视製造内衣的情形。她笑说:「那些阿姨好热情,一直偷摸我屁股和胸部,还一直偷笑说『顶抠抠』喔!超热情的。」这些二度就业的妇女听到Makiyo要代言她们製作的产品,也开心力挺。

    Makiyo挤F奶讨生活 全靠亡母叮咛撑过来

    製作内衣的二度就业妇女开心和Makiyo合照。

    Makiyo说:「妈妈才过世2个月,要我挤出笑容、挤出乳沟拍照,好像有点难,但想到那些热情的阿姨,就像看到我那乐天的妈妈一样,未来的路我一定可以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