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漫生活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790  点赞:693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一个破碎的灵魂与身体,往往能够激起生命最美丽的浪花。

    芙烈达(FRIDA)是这句话最忠实的诠释者,她用她的一生来证明生命的韧性,一个伟大女性的坚韧以及对爱的执着 ─ 不论是对她自己,对她的挚爱,对她的艺术。

    在她的同名电影(FRIDA)里,我深深的感受到她的感情,浓的彷彿渗透到你的血液般的压迫。

    她总是有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不是现今那种通俗以及世俗的美,不是用假睫毛和粉底能造出来的那种庸俗美 —— 她坚毅的眼神,飘逸的长裙,双连的眉毛,华丽的头饰,以及对爱以及艺术的执着,是让人想忘也忘不了的独一无二的美。

    她的个性热情,活泼,充满魅力,但是 十八岁的一场车祸 ,让芙烈达的一生与病痛共存。但她独特的性格,坚忍的性格,让她在病痛时并没有沉沦在沮丧中,进而 造就了永垂不朽的艺术品以及传奇的一生 。

    墨西哥文化和美洲印第安人文化传统是芙烈达作品中重要的轴心 ,她的作品也用「超现实主义」来表达他的情感。

    1938 年,超现实主义的发起者 André Breton 描述芙烈达的作品是「围绕在炸弹周围的丝带」。因为他的作品不仅让人马上感受到她的痛,她的苦,同时更表现出他的爱,她的慾 。在他的画作中,纤细以及刚强是并存的,就算只是看着画,你也可以感受到她的坚强。

    不凡命运的开端

    6 岁时芙烈达感染了小儿麻痺,造成了她右腿比左腿为短,也因为如此,她经常穿着长裙,这后来也变成她鲜明的标记。18 岁那年的秋天,芙烈达出了严重的车祸,造成下半身行动不便,且影响日后怀孕的可能性。 即使她花了一年多来复健并恢复了行走的能力,她仍然受车祸所造成的后遗症所影响。

    她的腰椎有三处断裂,锁骨和第三、四根肋骨断裂,右腿十一处骨折和左肩脱臼,而最严重的是一根钢製扶手,无情的刺穿了芙烈达的骨盆,造成了三处损伤,也 让生育成为芙烈达不能完成 的梦想 。

    车祸让芙烈达必须裹着石膏模子在病床上静养,于是她决定开始画画。由于裹着石膏模子不能起身坐着,芙烈达的母亲特地请木匠订製了一 个特殊的画架,让她 在病床上也能躺着画画 。

    于是, 就这样,开始了她留名青史的绘画人生。

    绘画是芙烈达对抗生命这些阻力的一部分,藉着画画描绘出伤残的身心。

    芙烈达鲜明的特色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在芙烈达的画作中,有三分之二的作品都是她的自画像,。芙烈达说:我画我自己是因为我经常是孤独一人,这是我一生中最熟悉的主题。

    她自画像中,大多带着悲伤以及泪水,甚至是血淋淋的伤口 ,带给观者深深的震撼; 但,画中的自己却充满了斗志,尊严与骄傲。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在「毁坏的圆柱」《The Broken Column, 1944》中, 她用荒凉又孤独的背景来衬托伤痕累累的自己 。画中那个有着巨大裂痕的柱头圆柱,嵌入在被切开的皮肉中, 象徵的是自己脆弱受伤的脊椎 ,并且要倚赖钢铁製的护身衣,这些东西坚硬的支撑着她的身体,使她能保持直立状态,但却止不住体内脊柱持续的崩坏。

    画中有大大小小的钉子,布满了她的脸和身上。她脸上一滴滴的泪珠,让人感受一种宁静又深层的痛苦以及孤独,传达出非常无助的深刻感受。

    虽然她经历过无数次的手术,但 每次的手术与都没有让她更好,反而让她的病痛再次复发,让她濒死般的活着 。

    即使如此,她还是把对生命以及艺术的热爱放在绘画当中。

    有三个原因让她积极地创作:一、早年车祸中自己鲜血淋漓的记忆让她无法忘怀,因此她更要战胜这样不公平的命运;二、对于诞生、死亡及生命的思索;三、 想成为母亲的渴望 。

    她与迪亚哥的爱恨情仇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痛楚,不安。

    她将这些由病痛而延伸出的感受泼洒在创作中。但,还有另一种椎心之痛在折磨着她。

    芙烈达说:「这一生,我承受了两起严重的意外,一是车祸,另一个意外,是迪亚哥。」。

    迪亚哥(Diego)是墨西哥非有地位的着名壁画家。个性狂妄不羁,出名的风流倜傥。芙烈达与迪亚哥,在外型上被很多人戏谑的形容为「鸽子与大象」,照片中,可以看出迪亚哥身形巨大,但他才气纵横,拥有许多仰慕者以及追随者,卡萝在二十岁时初识里维拉,就对他一见锺情。

    他们相差了二十岁,却是灵魂上的知己,在艺术方面的伙伴 。那个时候的墨西哥,女性艺术家为数并不多,女性艺术家是几乎没有机会的时代。

    迪亚哥从来不吝惜的大肆夸讚芙烈达的天赋才华,给予迪亚哥自己能力上的最大帮助与支持。

    可是, 迪亚哥无法克制自己的风流行为,不停的外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感情打击重击着芙烈达,最终将她伤至体无完肤 。这样的感情世界以及故事也都出现在芙烈达的画里。然而,到了生命的尽头,芙烈达依然狂恋癡迷着迪亚哥,迪亚哥到最后还是陪伴在芙烈达身边,直到她过世的前一刻都和她在一起。

    生生不息的痛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芙烈达热切地希望有自己的孩子, 即使知道以自己的健康状况是不许可,但她还是 不顾一切的怀孕了 。

    然而, 怀孕了三个月后,她还是流产了 。极度绝望的芙烈达,在作品(亨利 福特医院)(Henry Ford Hospital 1932)记录了她的真切感受。

    血淋淋赤裸裸的画面中,怀了身孕的芙烈达在病床上,流着泪以及大片血迹,像是血管的红丝带与六件物品连接着 — 以荒凉的底特律工业区为背景,和她身上连繫着六条脐带。 这些脐带连接着胚胎,女人下半身模型,骨盆模型,医院机械器具,蜗牛及紫兰花 。

    这些象徵分别代表着失去的婴孩,自已身体的残缺(脊椎、骨盆)造成无法顺利生产的原因,医学的冷酷(医院机械器具), 蜗牛象徵漫长的流产过程,兰花象徵女性生殖器 。

    这些图像直接表达了流产的痛苦经历,整个画面给人无助、 感伤以及孤独,这是芙烈达失去孩子的心情写照, 更深层的悲伤,是知道永远无法生育的无力感。

    此外, 婚后迪亚哥风流的个性并没有收敛,直到丈夫与自己的妹妹有染,芙烈达才真正心碎,与迪亚哥离婚 。

    不过,他们终究是注定的人生伴侣,在离婚之后,他们发现彼此都需要彼此,于是一年后与迪亚哥再婚。

    芙烈达的最后几年,芙烈达几乎在病床上过日子,只要医生许可,她都会在病床上作画,绘画已经芙烈达的重要精神来源,创作支撑着她的意识。

    床上的天堂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即使生命到了最后,她也要完成在墨西哥开个人画展的梦想。这个时候的芙烈达病得相当严重,但是她用她的意志力以及跟以往一样对生命乐观的方式,用令人惊讶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画展中。她,依然听从医生的嘱咐没有下床, 而是用另一种更华丽的方式,犹如女皇般的驾到— 芙烈达躺在华丽的床上被抬进展场,参加自己的画展。

    即使这是她生命的尽头,她仍然怀抱着无比的热情 。 隔年,芙烈达离开了人世,留下了许许多多不凡的创作以及她影响无数人的人格。她生前的日记中最后一句话写道:我希望快乐地离去,并且希望永远不要再回来⋯⋯。

    当之无愧的传奇墨西哥女画家

    老电影老灵魂 ─ 如果我能飞,怎幺还需要脚呢?

    芙烈达,在她的一生中充满了许多戏剧性的故事,在苦痛中,她用绘画来转移注意力,画出了许多她对于病痛的感受和想像,画出了一幅又一幅触动人心的作品。她的作品充满了隐喻、具象的表达,让赏画的人震惊于一个女人所承受的各种痛苦。

    她毕生的画作中有 55% 是支离破碎的自画像(如器官分离、开刀、心脏等具体的表达,代表画家的痛苦)。此外,芙烈达也深受墨西哥文化的影响,她经常使用明亮的热带色彩,採用了写实主义和象徵主义的风格。 由于车祸的后遗症,芙烈达和其他人是隔离的。这种隔绝也影响到她的作品。

    芙烈达说:「我画自画像,因为我常独处,也因为我是我自己最了解的主题。」

    她也说过:「I was born a bitch. I was born a painter.」。

    如果你的人生遭遇任何的困难,来看看 FRIDA 吧。没有人的人生会是完整而且完美的,你该学会的是如何去克服这些难关,创造出属于你人生的蓝图,把逆境转变为顺境,没有奋斗与挣扎的人生,就不能画出一幅震撼人心的画。

    延伸阅读:

    负评超多!不想花钱进电影院又想跟人聊《蝙蝠侠 VS 超人》?一张表看完全剧!

    超越《冰雪奇缘》票房破亿!迪士尼《动物方城市》让人忍不住再进电影院看的 4 个魅力

    华纳终于输了!好莱坞电影公司竞争这幺激烈,你知道哪一家赚最多钱吗?

    奥斯卡搞什幺?除了希斯莱杰黑暗骑士外,还有这 13 部电影不懂为什幺没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