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漫生活 >老有所为,而不是负担 >

老有所为,而不是负担

发布时间:2020-07-31  浏览量:196  点赞:768

    老有所为,而不是负担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在华盛顿特区工作使我身处对老年人众多误解的中心。别误会,我不是说别的地方就没有误解,事实上误解和过时的成见到处都有,只不过在华盛顿特区所造成的影响让人感受最强烈。

    这个地方充斥着过时的看法,认为变老代表衰退,只会带来挑战;老人是社会必须想办法处理的重担,只会消耗公共资源。我们在美国退休协会天天听到这种论调,尤其是在谈到社会安全和老人医疗保险时更是如此。

    一些说法像是:人口老化会使国家破产。二十年内所有联邦预算都会花在老人方案上。我们不能指望有家累的年轻劳动人口付出更高额的税金来养活退休人口。这类心态忽视了老年的新事实:年纪渐增是一种成长,而不是衰退;儘管过程中有挑战,但也创造出新的机会;老人不是社会的负担,而是贡献者。我们必须更正这些误解,才能发展出新的解决方案,让更多人得以选择自己想要的老年生活。

    历史学者史帝夫•吉隆(Steven Gillon)在其着作《婴儿潮国度》(Boomer Nation)中评论:「婴儿潮世代在本质上是消费者,而不是革命者。」随着婴儿潮世代迈入五十岁大关—其中第一批人更已经迈入七十岁,他们仍然是消费者。这些人和更年长的人共同构成的「银光经济」正在颠覆传统思维,扭转关于高龄人口对国家与经济造成冲击的过时成见,在经济与社会双方面改变国家现况。
        
    全美国五十岁以上的一亿零六百万人构成的银光经济,年度经济活动产值超过七.一兆美元,预计到了二○三二年将会攀升到超过十三.五兆美元。说出来你可能会吓一跳:目前银光经济仅次于美国和中国,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许多人在延长的中年期担任志工、照顾者、祖父母等角色,持续对社会组织做出贡献,包括社会层面与经济层面。史丹福长寿中心主任萝拉•卡斯腾森(Laura Carstensen)表示,寿命延长的一大益处,是同时有五到六代人生活在一起,长辈能够指导、影响晚辈,好处多多。
        
    这让我忍不住想到,今日有愈来愈多上了年纪的成人可以教育培植年轻人,实在是整个社会的福气。确实,就地理分布而言,家庭成员变得更加分散,不过现在有脸书、Skype、FaceTime、推特、Snapchat和其他许多工具协助我们保持联繫。
        
    五十岁以上的人热爱这类科技。婴儿潮世代有半数人使用脸书,五十岁以上的女性是脸书成长最快速的用户群。
        
    这一点我有亲身感触,当我和家人朋友相聚时,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智慧型手机或平板电脑,展示子姪辈和孙子孙女的照片,谈论他们的现况。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有些人想到老祖母时,心中浮现的景象是一个灰髮小个子老太太安详的坐在摇椅上,哼着歌哄着怀中的小宝宝入睡。这幅画面固然温馨,但并不符合今日的现实:在美国第一次当祖父母的平均年龄是四十八岁,而且这些祖父母所做的事远远超出坐在摇椅上含饴弄孙。他们支付孙辈的大学学费,为他们买车子和衣服,带他们看电影、上馆子或是去度假。目前与祖父母同住的孙辈有将近六百万人,二○○九年,祖父母辈的消费金额将近五百二十亿美元(想想看,这些钱有多少是用在宠坏孙子孙女上啊!)。

    请问一下,当你看到以上这些数字,想一想上面陈述的事实,你还会说老化只代表衰退与挑战吗?还会认为老人仅是社会的负担吗?令人沮丧的是,政府部门中有很多人认为,这些经济活动产值超过七兆美元的一亿零六百万人的需求是财政重担,是我们负担不起的成本。然而在私部门,有愈来愈多企业开始看到银髮族的莫大商机。

    在人生下半场贡献所长

    ​我们这些五十岁以上的人正在探索新的可能性,寻求新机会去成长、学习与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专注于生活而不只是变老这件事,也就是说,我们不会只把目光放在我们需要什幺,同时也会注重我们想要什幺。我们不再是为工作而活,而是为了生活而工作。我们不再计划度过十到十五年传统的退休生活,取而代之的是期待度过三、四十年以上充实丰富的人生。

    研究显示员工生产力可能随着年龄增加,主要归功于经验和工作年资。在很多情况下,五十岁以上的人和年轻人一样有生产力,或者甚至超越经验没那幺丰富的年轻员工。事实上,密西根大学研究了熟龄劳工对经济和技术发展的贡献,结果发现随着劳动力的平均年龄增加,整体生产力更高。

    身为五十岁以上的劳工,我们为工作团队带来许多益处,并且在许多不同方面创造价值。我们的价值包括展现出今日经济体系中备受青睐的特质,像是经验、成熟和专业、敬业、忠诚、可靠、知识和理解力,以及辅导他人的能力。我们的情绪也比年轻员工更稳定,比较少流露负面情绪,更能应对紧张情境,更善于合作。还有,我们不像年轻员工那样动不动离职,因而省下了员工流失可能耗费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我们正在经历的人口高龄化结构变迁为企业组织带来新的机会,可以利用熟龄族群的经验与智慧,搭配年轻人的数位知能和想像力。对熟龄劳工来说这也是个机会,可以思考如何在延长的中年期善加活用经验,投入工作。我们开始看到企业组织中有四代人并肩工作。年轻人和熟龄者需要发展出互相学习的文化,尊重每个人对工作的贡献。

    找出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不只是为了熟龄劳工,而是对所有劳工来说都很重要。工作是支持我们度过更长寿命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是持续对社会做出贡献的重要方式,所以有必要扩充工作选项,让想要或需要继续工作的所有人都能有所选择。

    我们所知的工作模式已走到尽头。在传统退休年龄之后选择继续工作的人数增加提醒了我们,这未必是件坏事。透过颠覆工作模式,我们将能活用经验工作到老,并且找到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任务。

    熟年的四大自由

    罗斯福总统曾经提出人民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直到今日依然掷地有声。我效法他提出「熟年的四大自由」,藉此勾勒出熟年生活新愿景,鼓励大家颠覆年龄,使愿景化为现实。

    一、选择的自由:能够选择想要的生活方式以及想要住在哪里。人各有所好,绝对没有哪个方案能够同时满足所有人。不论你是想要过传统的退休享清福日子,还是想过积极活跃的生活,应该都要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

    二、赚钱的自由:在我们大部分人成长的过程中,「退休」的一大特色是享有「不工作的自由」。今日延长的中年期的一项重要主张则是「工作的自由」。很多人想要或需要继续赚钱维生,我们也希望透过所从事的工作对社会产生影响。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重新思考工作的意义与型态,破除社会和体制障碍。

    三、学习的自由:世界变得太快,新技术、沟通传讯的新方法、资讯接收与处理的新方式,在在使人眼花撩乱,难以跟上。想要在延长的中年期以及之后的人生中持续积极参与社会,贡献一己之力,就必须持续学习。想要继续工作,也必须持续学习,让工作技能跟上时代脚步。

    四、追求幸福的自由:找出人生目标、实现人生使命,将能使我们获得幸福。更长的寿命让我们有绝佳的机会成为我们一直想要成为的人。我们不必再继续背负许多日常的压力,这些压力在追求职涯发展和养儿育女的一路上,不断消耗我们的心力。很多人利用延长的中年期内省,致力找出人生目标并加以实现。

    「自由不是被给予的,而是争取得来的。」为了赢得熟年的四大自由,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创造出让我们能够取得所需照护、资讯和服务的社会,才能过着独立、有尊严而且更健康的生活,在这个社会中,人人享有与更长寿命匹配的财务资源与机会,年长者被视为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资产。

    【书籍资讯】
    摘自50+好好:颠覆年龄新主张
    老有所为,而不是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