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R漫生活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发布时间:2020-06-24  浏览量:329  点赞:788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部落文化——《缓行中的漫舞》具短篇舞蹈表演,舞者全身化白延伸部落文化的「涂身」仪式。(无垢舞蹈剧场提供)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行者》——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办「台湾月」将举行一系列无垢舞蹈剧场活动,包括放映纪录片《行者》。(金成财摄,光华新闻文化中心提供)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感受身体——《缓行中的漫舞》工作坊环节让观众感受身体的力量中心。(无垢舞蹈剧场提供)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编舞家——林丽珍将本土文化融入现代舞,曾获欧洲文化艺术电台ARTE选为世界最具代表的8位编舞家之一。(刘彤茵摄)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醮》——无垢舞蹈剧场首作《醮》(1995年)把舞蹈糅合传统祭典。(无垢舞蹈剧场提供)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台湾漫舞 领你看土地表情 一呼一吸就是跳舞

    黄花夹竹桃的种子互相碰撞,声音咯咯咯咯,林丽珍说:「这就是土地的表情。」长于西方现代舞潮流之中,台湾舞蹈家林丽珍回溯在地文化,发现扎根土壤的依归。1995年成立无垢舞蹈剧场,曾将鬼节融入剧场,花、鹰、河、部落等均跳出慑人舞蹈。一直慢工出细货,其舞强调基本功静坐与缓步。她将与团员来港表演办工作坊,为此高速城市来一场呼吸的教育。

    一呼一吸,舞者带领众人呼吸,她说呼吸就是舞蹈。坐在无垢舞蹈剧场的排练室,扎染棕色薄帘在晃。林丽珍拿起用20粒黄花夹竹桃种子串成的手铃,轻轻地摇。一下一下,声音清脆,她不经意示範了一支舞。突然,窗外传来《少女的祈祷》电子音乐,乃台湾垃圾车用以通知市民之用,划破宁静。那时才记得,身处是繁忙的新北市中心。

    林丽珍1950年生于基隆。说起家乡,大海辽阔,两三分钟就到山边,她形容「基隆是个线条很有弧度的地方」。小时候看海看鹰,深深印在脑袋:「天一放晴就跑出去玩,去游水及发呆。上月来到维港,感觉跟香港地形很似,虽然地方是小,但心思可以一直一直跟着海开拓出去。」

    「庙宇神鬼不用你去找,它就在你身边嘛。一下是妈祖,一下是王爷,各个庙都有游行,到中元节(盂兰节)就不得了。」她忆述,每逢农曆七月要守连串规矩及仪式,小孩感到奇妙,又爱又惊。林丽珍说得兴致勃勃,举例七月首天要由爸爸或长兄在门外挂上灯笼,一方面为鬼魂照路,一方面提醒它们不要内进。她笑说:「多幺贴心,又有距离的分寸。到月中放水灯,奉上糕点齐齐吃饭,阴阳的虚虚实实就在你面前流转。」小妮子把童年记忆藏在心裏,不知哪天浑然天成。

    「早期台湾也很崇尚西方,芭蕾及现代两个系统,亦有美国及欧洲系统。你无从选择,一学跳舞就是跟着系统来跳。我们看不见自己土地裏的线条、声音、色彩。舞者有什幺线条的呈现,其实跟其文化有关。」林丽珍说。毕业于文化学院舞蹈科,林丽珍早期专注西方舞蹈,任教中学并得编舞机会,至70年代首次举行个人舞展「不要忘记你的雨伞」。渐渐她发现,这有如移花接木。她曾形容西方舞蹈是「贵族的舞步」,力量拉向身体上方,昂头旋转。林丽珍把自己抛回土壤,去海去山去部落,找寻本来有的东西。从此,她的线条也往大地走,默默低头耕耘恩赐,亦张开胸怀迎接上天。

    4社群破天荒合唱 「没有分谁高谁低」

    1995年,无垢舞蹈剧场成立并上演首作《醮》,将传统祭典醮事搬上舞台,打破现代舞及禁忌界线。林丽珍不是抽取祭典的喜庆部分,而是回望人与鬼之关係,探究生命无常。故事从一个鬼新娘视角看人世,人们互相争斗厮杀,回头才知自身徘徊不去,道出无奈。林丽珍加入台湾早期历史「漳泉械斗」一节。清末期间,大陆沿岸来台的不同地区、乡下、语言的群体互相厮杀。她表示,作品望带出人与人冲突的无助:「《醮》描述生命过程种种无奈,在我们现在社会,自古到未来不断发生。大家在当中好像做一些伟大的事情,最后回到原点,只剩下残破不堪的东西在等你。」透过超度仪式,舞者彷彿安抚世间纷争而亡的灵魂,从此片土地的历史学习向前。

    「台湾本来有很多好东西,只是你不去看。」当「本土」二字仍未流行,林丽珍已在与本土共生共长。于无垢成立前,林丽珍与朋友及学术单位完成《布农族乐舞篇》(1991年),透过族人歌谣反思个体与族群,人文与自然等种种关係。她解释:「布农族都是机灵勇敢的猎人,可以蹲着等猎物一整天。其中一个礼貌是不要站在他们背后,要幺就面对面。」她续指,布农族亦分为多个部落,分散桃园、南投、花莲等,并指部落之间不太相识及素有隔阂。惟当时成功说服4个社群破天荒合唱,「没有分谁高谁低」,场面动人。林丽珍认为台湾是个文化混杂的地方,有高山部落,有不同族人,亦有汉、欧、日文化:「台湾的食物为何好吃?因为每个菜都在此处形成很久,人们把创意,并用台湾的想法把它整理过。文化的重要是大家互相在学习,以对方最好的东西变成在地文化,融合起来。」

    作品吸收自然 歌颂自然

    「记得有次去大英博物馆,见到许多民族的东西被放在那裏,我眼泪都掉下来。有人说,幸好他们帮忙保存起来。不是,不是如此的。最美的东西,要在当地。台湾最美的东西也是在台湾,包括任何一粒石。那石头就是在这儿,价值才会呈现。」林丽珍道。舞团亦就地取材,将芒花、稻穗、竹子带上舞台,它们不止是视觉表现及乐器,更是被歌颂的对象。作品一直吸收自然为养分,《花神祭》(2000年)亦为林丽珍偶尔看到花的生命而创。有天她看到花开得正盛,谁知刚过晨曦便凋萎,一夜间花缓慢但短暂地逝去,让林丽珍看到生命循环。于《花神祭》中以春、夏、秋、冬展示,人透过自然与神连结。

    生命之瀚,人却渺小而不知,被欲望控制。相隔9年后诞生的《观》原为林丽珍「收山作」,故事尝试以爱情故事比喻人对自然的贪婪,警世意义更深。白鸟为一条河流的灵魂,鹰族兄弟本来要生生世世守护她,谁知Samo爱上白鸟,招来悲剧。她说:「有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欲望已经强到,自己都没法控制,那些欲望更可能是身边的人带给你的。」河为世人而流,Samo却忘记誓言及责任,只想据为己有,最后令血流成河,天地崩塌。

    灯关了、戏完了,现实同样纷乱,欲望横飞。林丽珍说:「那更加要『定』。」等不到车,工作很忙,新闻吓人,每一秒都可被情绪支配,无尘无垢难矣。笔者问在场的舞者:「那你们都不会烦躁,每天都很『佛系』啊?」团员都害羞地笑:「不会吧,走出此个门口就烦躁。可是会更去调整自己吧。」

    讲求静、定、鬆、沉、缓、劲

    舞团强调基本训练,包括「静坐」与「缓行」。不只是慢,动作讲求静、定、鬆、沉、缓、劲的层次。林丽珍说自己没有特意跑去学气功、打坐,透过舞蹈创出此身心训练。她把手放在心口位置,说舞者的中心轴、中心圆、中心点,至髋关节的部位非常重要,而情绪透过脊椎传达。透过慢且定的肢体动作,渐渐找寻力量重心,屏除杂念。她说:「一个舞者如果把身心整理得愈清,自然表演会在此转折,出来的线条亦愈清,对观众的触动愈深。」

    「人不时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困境中,无论是人与人的,或是人与自己的。身体内的细胞都在打架了。如果双方都强势,那必定相撞吧。」她笑笑说,当情绪很大,「不要第一下想去解决什幺问题」。身心定下,给予时间聆听自己,思绪才可慢慢整理。今次来港表演的《缓行中的漫舞》会有静坐鼓部分,融合表演及观众参与工作坊。林丽珍说,至今仍要每日训练,到最后一天亦在跟自己身体共处。她再次深深呼吸,感受横膈膜的起伏。跟她聊了一天,好像有点明白呼吸即是跳舞之意思。困难时请别忘了呼吸,别忘了还能随时跳舞,共舞。

    ■《缓行中的漫舞》演出暨工作坊时间:10月20日下午2:30

    地点:金钟正义道9号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力宝展艺场

    票价:$250■纪录片放映《行者》时间:10月19日下午12:45地点: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麦礼贤剧场票价:免费(设映后对谈,网上登记)

    查询:hk.taiwan.culture.tw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